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GUIGUSHI@QQ.COM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鬼话连篇 > 张震讲鬼故事 > 正文

第八十一个故事 眼睛系列3大伯

夜色鬼故事 夜色鬼故事 ⋅ 2019-04-12 23:47:45
更多精彩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qybggs

  第八十一个故事 眼睛系列3大伯

  第三部大伯【哼哼哼……】【啊--------------------】

  当小离到达这座小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多钟了,本来就并不热闹的小城,现在更是漆黑而寂静。小离按照信中的地址寻找着大伯的家,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回这里了,一直以来,他都从不主动和这位大伯联络,确切的说,小离讨厌这个人。

  大伯很有钱,但他性格古怪而且守财如命,他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你别想从我这儿拿到一分钱。没有人愿意搭理他,前不久他的小儿子阿耀,也因为受不了他的乖戾而愤然离家,不辞而别了。就连小离多年来也没能逃过他的折磨,偶尔,大伯就会给小离寄来一封疯疯癫癫的信,叮嘱小离永远也不要惦记他的财产,小离最后一次收到这样的信是在两个月前,当时大伯已经患上绝症,命不久矣了。那信里,除了那些可笑的告诫之外,还写满了不着边际的疯话。

  终于,三天前,大伯死了。小离原本并不想来参加他的葬礼,但想到已经去世的父亲,小李还是踏上了开往小城的客车,哎……就当是为父亲走着一趟吧,毕竟,他是父亲的亲哥哥。

  当小离按照信中提示的路线拐过一条小街的时候,他突然看见,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人也在匆匆的走着。那个人的头发长长的,他的动作看起来很古怪,好像是在怀里藏着什么东西,探头探脑的向前走。小离想紧走两步更加仔细的看一看那个人,可是他刚刚加快了脚步,那个人的速度……也刚好快了起来!无奈,小离又恢复了原来的步伐,但小离刚慢下来,那个人的速度也恰好又慢了回去,那样子就好像是在故意气身后的小离。小离没再去管那个人,他只管寻找着大伯的家。

  当他在路边看到一个叫做“全全百货”的商店的时候,他确认,大伯家已经不太远了。小离停下来辨认方向,可是这时,让小离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看到前面的那个人,也几乎又在与自己同一时间停下了脚步,小离又试探性的向前走了几步,而那个人也竟然又是和小离同时迈开了步子!

  小离停下,那个人也停下;小离突然加快了步伐,居然,那个人的脚步也陡然间快了起来,小离的脚步越来越快,那个人的脚步也越来越快;小离于是干脆跑了起来,天呐!!那个人也在跑!但只跑了几步,小离突然间停下了,他的目光无意当中掠过了前方路旁的一个建筑,真奇怪,在一条街上,仅隔这么近的距离,居然开了两家“全全百货”,小离把目光转移到那个人的身上,可这回,那个人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依然飞快的向前方跑去……

  小离的脑子乱极了,他拍打着脑袋低头思考着一切,可就在这时,夏利突然看到,地上,在自己的影子旁边……还有另外的一个影子!!!啊-----小离猛的回头……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向小离的头上刺了过来!小离拼命地闪向一边,然后他迅速的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对方的头发!!对方在拼命的挣扎着,并胡 乱的向小离挥舞着匕首,就在小离把手松开的一刹那,那个人头也不回的跑开了……小离呆呆的站立在原地,刚刚的惊吓让他心魂未定,他的手里还攥着那个人的几根头发……

  突然!小离把手掌张开,他的目光向那几根头发望了过去,那头发长长的……天呐!小离猛然间想起,刚才,前面那个总也追不到的人也是一头长长的头发,小离颤抖着抱起了胸口,那个人藏在怀里的东西该不会就是刺向自己的那把匕首吧?!!小离把目光指向前方的路旁,那哪里有什么“全全百货”那分明是几间低矮的平房……天呐!小离猛然间意识到,刚才……自己看到了自己的身后!!!!

  这座小洋楼已经显得古老而颓败了,但从那永不逊色的威武气势,还是可以看得出主人当年的赫赫业绩。在一楼正厅墙壁的中央悬挂着一幅白灵装饰的遗像,在遗像前的供桌上铺着雪白的桌布,水果、糕点等各种祭品在那上面一字排开,显然,这里已经变成了灵堂。楼里看起来空荡荡的,偌大的一片空间里就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无声的守在遗像的前面。门开了,小离出现在门口,那两个人转过身,然后他们惊喜的和小离打着招呼:(女)“小--离?你真的来啦,太好了!我们还真担心你工作太忙,不能来见你大伯最后一面呢……”(男)“是啊,小离兄弟,你能来真的太好了,我们也都很想你……”(女)“是啊,我们……”他们的话茬,不约而同的停住了,他们看见面前的小离呆呆的站立在门边,他的眼神迷迷蒙蒙的,两道眉毛微微的向上挑起,在那中间拧成了一个小小的疙瘩。(男)“小离兄弟,你…你怎么了?”(女)“是啊,是不是身体有什么……”小离抬起手,制止住他们的询问,他慢慢的把脸垂向一边,然后……又很快的抬起头来,“我……我好像是……忘记了什么事情。”(女)“忘记了什么事?”小离翻动着眼珠,打量着屋子的四周……“这里,是我大伯的家吧?”(女)“是啊,小离兄弟,你……”“那就对了,我觉得我好像是一直都在找这里,然后……”(女)“然后怎么了?”“好像是有一个人,一直都在追我,我跟他谈话!!……我没跟他谈话,我好像是……我好像是拔了他的头发,然后我就跑掉了……阿不!!我没跑,是那个人跑掉了,那我呢?……对,我上了客车,对……啊不不…我……我是先上的客车!然后才遇到的那个人!然后我才来的这里!不不不,我是先来的这里,然后才上的客车,然后才遇到的那个人,那也不对啊……哎呀,我……我好像是……”(女)“小离兄弟,你……你没事儿吧?”“哎?这里是我大伯家?那你是不是他的孙子阿耀!”(男)“什么呀。我是你的堂姐夫小伟啊……再说,阿耀也不是你大伯的孙子呀!他是你大伯的儿子,哎呀,小离兄弟,你…你到底是怎么啦?”(女)“小离,我是你堂姐阿芬,你还记得吗?”“我很累,我想……睡一会。”(男)“好,阿芬,送他去二楼阿耀隔壁的那间客房,休息一下吧。”(女)“来,小离,我服你上去。”“好……哎等等,大伯他……他为什么不来迎接我?”

  !!!!!!!已经是午夜的一点多钟了,所有的房间都已经熄了灯,从睡房里飘出的酣畅呼吸搅拌着小楼里黑暗的空气,然而不知不觉间,又有一阵莫名其妙的声音在小楼里响了起来……(崩--咯噔---崩……咯楞……铛-----------)“啊----------”

  阿芬和小伟,同时从睡梦中睁开了眼睛,睡房的灯亮了,书房的灯亮了,厨房、卫生间、储藏室,所有房间的灯都亮了起来,阿芬和小伟慌乱的推开每一扇房门去找这个声音的来源,当他们推开小离那间客房的门的时候,他们呆住了……(开灯声——)房间里没有人。(女)“啊---是灵堂!”阿芬和小伟猛醒般的转过身,他们迅速的冲出房间奔向楼梯,但是,当他们走到楼梯的一半儿的时候,他们的脚步停住了……月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照射进屋子,在那朦胧的月光里有一个身影,就趴在地上,看不清他在干什么……阿芬和小伟只能看清那模糊的轮廓。他们慢慢的走下楼梯,小伟示意阿芬去开灯,然后他自己一步一步的向那身影走了过去,阿芬也扭头看着那身影,同时向灯的开关挪动着脚步,就在她把手指放在开关上的时候,她和小伟都看见,那个身影,抬起了头……

  夜色网www.xyese.com

  (开灯声——)(男、女)“喝---------”“啊---------------”那…那地上那个人是小离吗?!小离蜷缩在地上,他的双手和脸上满是鲜血!!他的嘴里塞满了东西!!他正在……一下一下嚼着,整个灵堂已经凌乱不堪了,椅子扳倒了!遗像碎在地上!供桌也扳倒了!祭品和碎盘子洒满了一地!小离正在嚼着的东西就是那些散落在地上的祭品!!还有一些祭品和盘子的碎屑正紧紧的握在小离的手里,血,正从小离的手指缝中汩汩的流出……

  (男)“小离兄弟你干什么?你你你这是干什么呀?!!”(女)“小离,你怎么啦?!你怎么啦?你怎么啦?”“我好久都没有吃东西了……”“那也不能抢我的东西吃!!!走开!我讨厌你!别动我最好的东西!!你赔给我!!!”“我是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才来到这里的。”“哼!提你父亲也没有用!你别想从我这儿拿走一分钱!!!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呐!从小离的嘴里居然发出了两种声音!!而那种感觉,分明就是……死去的大伯!

  陽光撬开了小离的眼睛,小离艰难的抬起手挡住光线,然后阿芬焦急的面庞出现在小离模糊地视线里。(女)“你醒了?”“好刺眼……”(女)“哦,对不起。”阿芬连忙又站起身,去拉上了窗帘。这时,小离把视线转移到自己的手臂上,那上面缠满了白色的纱布。(女)“小离,现在你感觉好点了吗?”“很好……我的手怎么了,阿芬姐?”(女)“啊?你认得我?那…那你都想起来了吗?”“我…我好像是做了一场梦,断断续续的,我只知道大伯去世了,我从家里赶来参加葬礼,但是……但是好多事都回忆不起来。大伯的葬礼举行了吗?诶?我的手怎么了?”(女)“不,没事儿,出了点意外,我已经替你弄好了,别再提这件事儿了,等你身体好了再说。哎……真是谢天谢地,急死我了。”

  “谢谢你,阿芬姐。哎……有一个姐姐可真好啊,能像妈妈那样照顾弟弟,阿耀真是好福气。我还记得我们小的时候,我一到你家来,就看见你牵着阿耀的小手领着他玩,我当时真是羡慕的要命。”(女)“哎……可惜阿耀的脾气太犟,跟爹吵了两句就走了,这么长时间,连一个电话也没有。爹的脾气是不好,但他当时已经换上了绝症,阿耀怎么可以和他一般见识呢?现在爹没了,想告诉他一声都找不到人。”“哎……别埋怨他了。哎?姐夫呢?”(女)“哦,他去了南城请一些人来参加爹的葬礼,爹的好多老朋友都住在城南边的别墅区。爹的脾气你也知道,如果不亲自去请,人家是不会来的。可我,我真不希望让爹走的太冷清了……”“大伯的葬礼什么时候举行啊?”(女)“明天。我和你姐夫想过了,你大伯的葬礼你就不要参加了,你来了,爹就会很高兴的。”“不,阿芬姐。我想我还是得参加。”(女)“不,小离,你听我说,你不知道你的身体状况有多糟糕……”“可是阿芬姐,如果我不参加我会对不起你的叔叔,也就是我死去的父亲……”【(二人的声音同时进行,交 织在一起)(女)“可我要为你的身体负责,再说没有人会怪你,死人死了,可活着的人……”(小离)“你看,我现在的身体根本就没有什么问题,这件事情我想……”】(崩--咣当---)(听见外面有声音两个人的声音同时戛然而止)“阿芬姐,这房子里现在还有别的人吗?”(女)“没……没有啊……”小离和阿芬的谈话被打断了,一阵杂乱的响动从隔壁传进了两个人的耳朵。“阿芬姐,那是……什么屋子啊?”(女)“是……阿耀住的。”“哦?阿耀回来啦?怎么……怎么这么吵?”小离颤抖着下了床 ,他和阿芬一前一后战战兢兢的走出房间,来到隔壁屋子的门前。小离把手放在门柄上,然后慢慢的推开了房门……小伟正气喘吁吁的站在屋子的中央!屋子里乱糟糟的,东西几乎全都翻了出来,几把椅子胡 乱的摆放着,小伟的全身湿透了,水滴几乎不停的从他的发梢掉到地上。“姐夫?你……在干嘛?”(男)“我找一件东西。哦,我刚才回来的,听见你们聊天就没打扰你们……”(女)“你身上怎么啦?怎么从上到下……”(男)“哦,北郊正在下大雨,把我给浇透了。”(女)“你还不赶快去洗个澡……”“等等阿芬姐!北郊?你刚刚不是说姐夫去了南城请人了吗?”(男)“哦…哦…哦对,我是去了南城,但是办完事情之后我…我忽然想起爹在北郊的工厂还有点事儿,就去了一趟,没想到……”“姐夫,你在找什么呀?”(女)“哦,爹临走的时候特别交代我们一定要带上阿耀的一件衣服一起上路,就是阿耀平时最喜欢穿的那件衣服,小伟,你是在找那件衣服吗?”(男)“对呀,那件衣服昨天还挂在衣橱里,怎么…怎么就不见了呐?”“哦?……”小离皱了皱眉,“那件衣服,我走的时候是穿在身上的……”(男、女)“啊?/p>

  浚。。。。∧恪恪闶恰闶恰?nbsp;“哈哈哈哈哈----你们是要找老头子留给我的那份财产清单吧?哈哈哈------”(铛----)(女)“啊------------”血,从小离的脑袋上流了下来!!小离缓缓的转过身……小伟,正僵直着身体,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有两个断裂的凳腿儿还紧紧的握在他的手里!!小离的手搭在了身旁另一把椅子的椅背儿上,他拖着那把椅子,很慢很慢的走向小伟……(镫--镫--镫--)小伟的脚步僵硬的后退着,他的眼睛和迎面走来的小离机械的对视,有无限的惊惶从眼睛里钻了出来,可是,他只退了短短的几步,他的身后就已经是冰凉的墙,小伟停住了,他几乎麻木的靠在墙上,他的呼吸几乎凝固了,(呵呵呵……哼哼……)“姐-夫-”“呀------!!!”(女)“啊--------呜呜呜……”椅子,砸在了小伟的头上,(当---当---当---)小伟倒在血泊里,“呜呜呜……”阿芬嚎哭着,瘫倒在屋子的中央。小离走了过去,他在阿芬的身旁蹲下身,他托起阿芬的脸,轻轻的擦拭着阿芬的泪水。“姐姐……为什么要杀人?”(女)“你……你是阿耀吗?……”“回答我……为什么要杀死你的亲弟弟?……”(女)“……都是我不好,阿耀……阿耀……姐姐对不起你,姐姐该死,是姐姐鬼迷了心窍……是小伟出的主意,他说……他说你本来就爱钱如命,他死了,所有的钱都得留给你,不会留给我这个当女儿的一分钱,我们照顾他这么多年,到头来都是一场空……他说亲弟弟也没有用,你将来会和爹一样,所有的钱都到了你手里,我们永远都只能是眼巴巴的看着,他说爹已经没几天活头了,只要趁你爹还有一口气,咱们就动手杀死你,才是最好的办法……否则,否则,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呜呜呜……”“难道我们家所有的人都觉得钱那么重要?……亲情都一文不值……”(女)“阿耀……姐姐对不起你……”“姐姐,还记得小时候嘛?你每天牵着我的小手,领着我玩……”(女)“不要说了……不要说了阿耀!姐姐该死,姐姐该死啊……现在不求你原谅,你打算怎么惩罚姐姐都可以……姐姐对不起你……呜呜呜……”“带上你的小伟,去伏法吧……”

  小离坐在客车靠窗的座位上,客车的发动机已经轰轰的响起,他就要离开小城了。大伯和阿耀的葬礼已经在昨天举行了,望着车窗内外,一组组依依惜别的亲人,小离的心情并不畅快,小离又从怀里掏出了那封信,那封两个月以前大伯寄给他的信,那封他原本以为是一个疯子写的信!!

  【你好小离,我亲爱的侄子: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虽然你是我亲弟弟的儿子,但你也不要妄想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但是我现在就要死了,我想我们可以谈一点条件,你知道吗?我的儿子阿耀,并没有像他们说的不辞而别,他死了,是被他姐姐阿芬杀死的,那天我看见阿芬往一个杯子里放一种很奇怪的药沫,那根本就不是给我治病的药,而且她的样子鬼鬼祟祟,我一看就知道,那药肯定有问题,我很害怕,我知道他们有的时候很讨厌我,但是我躺在床 上无力反抗,我只有挺着。可是,阿芬并没有把那药端给我,她把那个杯子拿了出去,可是就在第二天,阿芬和小伟就对我说,阿耀受不了我,离开家走了,他们怎么拦也没拦住。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前几天,我刚刚和阿耀私下里谈过,我答应把所有的钱都留给他,他很高兴,他不可能会那样做,你知道,阿耀性格孤僻,他一直是一个人,没有人会替他去追查这件事,他们只需要蒙骗我一个人,而我也不敢深究,我怕他们会连我一起杀了。我想来想去,只有你能办这件事,我在偷偷的给你写这封信,明天我会偷偷的把它塞给来家里看我的工人,让他寄给你。我希望你能来我家里查一查这件事,你已经好多年没来我家了,地址就在这张纸的后面,如果你能把这件事差的水落石出,那我所有的钱都归你,我的财产清单就在阿耀的房间写字台下面的地板里。如果我已经死了,那这封信就可以作为我的遗嘱正式生效。另外,你一定想不出,我是怎么看见阿芬往杯子里放药的,当时阿芬就站在我的后面,可是我却看见了,我看的清清楚楚,我甚至还看见她回头向我这边很紧张的看了一眼,她的那张脸当时就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你知道怎么回事儿吗?有的时候,我的眼睛能看见我的身后,一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就能看见,这是我们家族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有的一种很奇怪的能力,谁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它一代一代的传下来,有的人有,到了一定的年龄这种能力就会毫无征兆的出现,可是有的人一辈子也没有,你的父亲就没有,因为如果有,他一定会跟我提起。可是我就有这种能力,但是我从来也没跟别人说过,我只要对任何人都留一手,防止有一天他们来陷害我。我不知道这种能力有没有在你的身上出现过。好了,希望你能来,你的大伯】

  就是这封信,而正是在寻找大伯家的路上,那一段突如其来的遭遇让小离刹那间明白了,这信里的内容并不是不着边际的疯话,于是,他从新确定了此行的目的,虽然,他并不喜欢那样的表演。

  汽车在公路上疾驰,从窗户吹进来的风打在信纸上啪啪的响,小离把信纸叠好,从新塞进信封,他知道那不是一张普通的信纸,那是一张巨额的支票。哼,所有的钱,正式生效的遗嘱,见他的鬼去吧。小离几下酒吧那封信撕得粉碎,然后他把脸转向车窗,撒开手,让那些碎纸屑随风而去。可这时,小离突然发现!!!!车窗外面所有的景物都在向前走,他赶紧把脸转回车厢,他看见……前面没有司机,因为此时正出现在他眼前的是车厢里最后面的几排座位……

  好啦,这就是我要为你讲述的眼睛系列大伯

初次见面,请填写下信息吧:

相关灵异

第一个故事 《一双红色绣花鞋》

  第一个故事《一双红色绣花鞋》  李立和小斌是同班同学,他们上初三了。李立大小斌两岁,身强力壮的,而小斌却文弱得很,手无缚鸡之力。他们两家离得不远,每天俩人都是一块儿上学放学,要好得很。初三面临毕...

第二个故事 《穿雨衣的女人》

  第二个故事《穿雨衣的女人》  你找我干什么啊,你找我干什么啊,你找我干什么啊,啊哈哈...又是一个让人烦躁不安的雨夜,茹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节目。她盼望着明天能早点到来,因为丈夫叶...

第三个故事 《盒子》

  第三个故事《盒子》——  序幕:  萧华是一名大三的女生,她在一所远离家乡的大学读书,暑假前的一段时间里,一些学  业上的问题一直在困扰着萧华,索性她决定今年暑假不回家了,正好有一位同学说附近 ...

第四个故事 《请不要画我的脸》

  第四个故事《请不要画我的脸》  梁哲是古城美术学院大二年级的学生,这座美术学院一共只有几百名同学,却全都是绘画方面的天才。学院坐落在古城的文化区,校园里的学术气氛很浓,大家天天都把心思放在画画上...

第五个故事 白色的雪花点

  第五个故事白色的雪花点  石梅和石兰这对姐妹同住在这栋二层的小楼里,她们都是医生,而且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但是她们谁都没有结婚,由于她们的父亲往世的早,现在母亲一个人在美国,她们答应过母亲等她回过...

第六个故事 门帘儿

  第六个故事门帘儿  嘶……喝喝……好冷啊……喝喝……  这是蒋威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往年秋天,蒋威往一座城市出差的时候,住在了一家宾馆的四楼。那天晚上,由于旅途劳顿,蒋威早早就睡下了。可是睡到半夜...

第七个故事 我在等人

  第七个故事我在等人  “我在等一个人,你看见他了吗?”  大学五年级的学生杰克被分配到波斯纳的医院实习。这是一家相当糟糕的医院,往年这家医院由于一起医疗事故而远近著名,一个少女,被烧死在高压...

第八个故事 红绸带

  第八个故事红绸带  午夜一点刚过,大中医院十二楼手术室的灯灭了,龚大夫和陈护士,从里面疲倦的走了出来,哗啦一下,病人的家属急切的围了上去“大夫怎么样啊.?..情况严不严重,还有没有希望啊.?....

第九个故事 死者的日记

  第九个故事死者的日记  啊-----你看!你看!那本日记……!!  下面,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死者的日记  父亲已经去世快一个月了,可是唐莉还没有从失去父亲的痛苦当中解脱出来。对父亲的怀念使她寝...

第十个故事 清扫工

  第十个故事清扫工  “喂?喂?醒醒,醒醒!”“嗯?……”“你怎么在这儿睡觉?怪吓人的,吓我一跳!”“哦,对不起,对不起,小姐,我实在是……太困了……”“哎好了好了……”“对不起……”(咔嚓---...

夜色鬼故事

夜色鬼故事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热门故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