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GUIGUSHI@QQ.COM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鬼话连篇 > 张震讲鬼故事 > 正文

第七十三个故事 远方来信

夜色鬼故事 夜色鬼故事 ⋅ 2019-04-13 00:01:23
更多精彩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qybggs

  第七十三个故事 远方来信

  下面,我要给你讲一个,远方来信的故事。

  “救救我吧……救救我……救救你这个可怜的侄女儿吧……”

  正时盛年的赵总是一个颇受争议的人物,大家都说他成天只顾享受,不为今后大打算,也不在乎别人怎样看他,妻子离开了他,孩子也没有留下一个,可他自己什么都不管,他活的快活就行了,管别人?哼,干什么呢?……

  一天下午,赵总正在无聊的坐在办公室里,秘书递给他一封信,那是一封远方的来信。那封信是他的远房侄女寄来的,这姑娘的腿有残疾,和她的父母住在远方的一个小镇上,他们已经多年没有音信了。信上用寒酸的小字写着:【叔叔……快来救救我您这个可怜的侄女儿吧……他们不停的折磨我,收拾我……我要活不成了……求您来救救我吧……】说赵总热心肠其实是言过其实,不过他正闲的无聊,出趟门溜达溜达,也不错。

  两天后的下午,他到了那里。没有人来接他,他只好按信上的地址找。黄昏的时候,疲惫不堪的他终于找到了致女儿家。他敲了一阵门,(咚咚咚---)(咚咚咚咚---)没有人来开,他使劲的一推!(吱——)门开了,他走进这个破烂的院子,院子中站着一个人,这个人身体佝偻,背对着他。赵总不耐烦的叫了他一声:“喂!!你没听见有人敲门吗?”那个人缓缓的转过了身,那是个面色惨白的老头子!!!天呐!这……这难道就是……就是我远房的哥哥么?!赵总想着,他才四十多岁啊,怎么成了这个样子?看他的样子活像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尸体,那个老头子嘀嘀的说:“对不住啦……没听见呐……你就是兄弟吧?……”赵总呆呆的看着他,点了点头。“跟我进屋坐坐吧……”哥哥迈着僵硬的腿带他走进了屋里……

  小屋里没有灯光,只有蒙满灰尘的窗户,能透进一点黄昏的光线。一个苍老的女人,坐在屋子里的炕上,正在用一台老式的破缝纫机做着手套,那就是他远房的嫂子!她正在,她正在用惊讶的目光看着赵总,赵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她老的比自己的哥哥还要厉害,她的脸干瘪的都快要看不出来了,她的嘴就只剩下皱吧的像桃核一样的脸上的一个黑影了!!!赵总在一把破椅子上坐下,他们谈起了这些年的往事……突然!门开了,一个穿着红棉袄的孩子跑了进来,她像个小动物似的,倚在了赵总的腿上。赵总捏着她的小手,冰凉冰凉的……赵总问道:“这孩子是谁家的?”“邻居家的孩子……叫小水……父母都不在了……托我们照顾她的……”小水,抓着赵总的手。“叔叔,我冷,你的手真暖和。”赵总就紧握着小水的手,给她捂着。赵总看到炕头摆着一个大工具箱子,里面是锯、刨子之类的东西。赵总问哥哥:“现在还干木匠活儿呐?”“什么活……就是……给自己打棺材呗……人家也不管咱们……呵呵……”哥哥说着,苦笑了一声。接着他们谈到了赵总的侄女儿,赵总说了她写信的事儿,说要见见她,嫂子说:“她住在里院儿……你要找她,就过去看看她吧……”赵总进了里院儿,他看见旁边的一间小屋里亮着灯光,他走了进去……炕上猛地坐起一个人!!!!!她喊道:“谁?!!谁?!!!”“是我,我是你叔叔。”赵总也被她吓了一跳,他侄女儿从炕上爬了起来,接着,她抱着赵总的腿求他:“叔叔,叔叔你带我走吧,你救救我们吧,我们……我们要活不下去了!”侄女儿的脸色苍白,她瘦的赵总都认不出来了!他侄女儿强挤出一点笑容,她对赵总说:“千盼万盼,可算把您给盼来了,这样咱们两个就再也不孤单了,也不怕他们了!”“谁?咱们两个?他们是谁啊?”赵总非常吃惊的问着。“就是我和大刚呗……还能有谁丫……我们两个前年结的婚。”“那……你爸和你妈呢?”“你,你刚才!……你刚才都碰见什么了?!你碰见他们了?你进了屋了?你跟他们说话了?”侄女儿不等赵总回答,她就仓皇的问了一大堆的问题!“啊?!!!”赵总张大了嘴,他忽然觉得背后一阵发凉,刚才他明明和哥哥嫂子说了几句话的,行李也都放在他们的屋子里了。可现在,侄女儿却问了他这么一大堆的问题。

  “是不是,是不是还有个小孩子?你摸了她的手没有?是不是冰凉冰凉的?”“啊?!我,我,我摸了……”“完啦!完啦!……”侄女儿,就像看着被判处死刑的人一样看着赵总,然后……她闪到窗户底下,往前院看了一眼,赵总也往前院看了一眼,一片死寂,只有一点昏黄的光,在刚才那间小屋子里闪着,吼……天完全暗下来了,没有星光,没有月光,小城独有的晚风幽幽的吹过院子,在院子里响着…响着…

  侄女儿靠窗户坐下了,她嘴里喃喃的说:“他们……他们去年早就得病,都走了……老两口子一起走的,你看见了那个孩子吗?那是邻居家的小水,前年也是得病死的。他们常常在一起,有时……我做着梦,他们就来了……小水来摸着我的手,她的手冰凉冰凉的……有时在晚上!!!大刚不回来,他们就叫唤我……让我去……我有时还听见他们的声音……锯木头的声音,还有,还有缝纫机的声音,小水……小水喊着冷,我…我…我受不了了,呜呜呜呜……我活不下去了……呜呜呜呜……我不听大刚的,我给你写了那封信……呜呜……”

  赵总呆呆的坐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的经历!他问道:“那……那大刚呢?”“他……他也该下班了……等一会儿他就会回来的……”(嘶嘶……嘶嘶……)“什么声音?!!”赵总,赵总看着自己的侄女儿,侄女儿幽幽的说:“是他们的,你也听见了?……”(吱嘎——)(哒-哒-哒-哒-哒-哒-哒-哒-)“谁?!谁把门打开了?!”“是大刚,大刚回来了,你去接接他吧……”

  夜色网www.xyese.com

  赵总来到了前院儿,一个消瘦的青年正在锁车。“你是大刚吧?”赵总就像遇见了救星。“嗯,你是?……”赵总急忙做了自我介绍,然后说了刚才的情景,大刚冷笑了一声说:“哼,我不怕他们,他们怕我!”他走到了那间小屋,开了门,昏黄的光从里面映了出来。赵总看了看屋里,他迟疑了一下,“没事儿,进来吧,咱们俩一起进来!”他们进了屋。屋子里的一切和刚才差不多,只有……只有在桌子上有了两个黑色的镜框!!!在镜框里,是他们的照片,那是他们的遗像!!!!在墙角的杂物堆里还有一双小孩儿穿过的小鞋子。赵总老是觉得,那遗像中的人是活的!!在什么地方正在瞅着他,也许……也许就在背后……他猛地回头!!!!!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而且,大刚不知什么时候,也已经不见了……现在,在这个陰暗的怪屋里面,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嘶嘶……嘶嘶……)这是什么声音?!!!!!!!!!还是那锯木头的声音!!!赵总的头发胀,他要逃出这屋子!不对!!行李还在屋里面放着,他像贼一样溜过去提行李……可是他刚一回眼!!一个小小的身影,好像从门口闪了过去,他跳出屋子四处寻找,没有!什么都没有……耳边只有呼呼的晚风……

  里屋的灯还在亮着,他跑进了里屋,啊?——啊…啊,天呐!!!(嘶嘶……嘶嘶……)好像不对了!!!炕上躺着一个人!!用白布单盖着的一个人!!!!!!!!是谁?!!!赵总着了魔一样的跑了过去,他揭开了被单…………天呐……是自己的侄女儿------------她死了……她的身体冰凉冰凉,不!这怎么可能?!“刚才!……刚才……”赵总往后退着,他退到了门口,忽然,他的背后……挨到了……挨到了一只手!!!那是一只孩子的手!!!冰凉冰凉的,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嘶嘶……嘶嘶……)天呐……赵总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他挣开了那只冰凉的手!!!!他转过身去,他什么也不敢看,他就使出全身的力气向外跑着!!跑着……可是院子里,还是原来的地方……有一个人,黑衣服……佝偻着身子……低着头,正在那里站着……他也站住了,他不敢再往前走了,慢慢的……那个人抬起了头……那是他的……哥哥……

  第二天,赵总的尸体在院子里被发现了。送到公安局,查处的死因是心脏病突发,这是他的老病了……

  这十几年前发生的事情了,现在的一切都过去了。赵总的侄女儿继承了他的遗产,她们全家,她们全家都搬过来了,生活的很美满。赵总的秘书现在在美国,每个月都有人往她的银行户头上存一笔钱,因为,在她那里有那封信,几年前的,远方来信……

  好了朋友,这就是我要为你讲述的,远方来信的故事。

初次见面,请填写下信息吧:

相关灵异

第一个故事 《一双红色绣花鞋》

  第一个故事《一双红色绣花鞋》  李立和小斌是同班同学,他们上初三了。李立大小斌两岁,身强力壮的,而小斌却文弱得很,手无缚鸡之力。他们两家离得不远,每天俩人都是一块儿上学放学,要好得很。初三面临毕...

第二个故事 《穿雨衣的女人》

  第二个故事《穿雨衣的女人》  你找我干什么啊,你找我干什么啊,你找我干什么啊,啊哈哈...又是一个让人烦躁不安的雨夜,茹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节目。她盼望着明天能早点到来,因为丈夫叶...

第三个故事 《盒子》

  第三个故事《盒子》——  序幕:  萧华是一名大三的女生,她在一所远离家乡的大学读书,暑假前的一段时间里,一些学  业上的问题一直在困扰着萧华,索性她决定今年暑假不回家了,正好有一位同学说附近 ...

第四个故事 《请不要画我的脸》

  第四个故事《请不要画我的脸》  梁哲是古城美术学院大二年级的学生,这座美术学院一共只有几百名同学,却全都是绘画方面的天才。学院坐落在古城的文化区,校园里的学术气氛很浓,大家天天都把心思放在画画上...

第五个故事 白色的雪花点

  第五个故事白色的雪花点  石梅和石兰这对姐妹同住在这栋二层的小楼里,她们都是医生,而且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但是她们谁都没有结婚,由于她们的父亲往世的早,现在母亲一个人在美国,她们答应过母亲等她回过...

第六个故事 门帘儿

  第六个故事门帘儿  嘶……喝喝……好冷啊……喝喝……  这是蒋威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往年秋天,蒋威往一座城市出差的时候,住在了一家宾馆的四楼。那天晚上,由于旅途劳顿,蒋威早早就睡下了。可是睡到半夜...

第七个故事 我在等人

  第七个故事我在等人  “我在等一个人,你看见他了吗?”  大学五年级的学生杰克被分配到波斯纳的医院实习。这是一家相当糟糕的医院,往年这家医院由于一起医疗事故而远近著名,一个少女,被烧死在高压...

第八个故事 红绸带

  第八个故事红绸带  午夜一点刚过,大中医院十二楼手术室的灯灭了,龚大夫和陈护士,从里面疲倦的走了出来,哗啦一下,病人的家属急切的围了上去“大夫怎么样啊.?..情况严不严重,还有没有希望啊.?....

第九个故事 死者的日记

  第九个故事死者的日记  啊-----你看!你看!那本日记……!!  下面,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死者的日记  父亲已经去世快一个月了,可是唐莉还没有从失去父亲的痛苦当中解脱出来。对父亲的怀念使她寝...

第十个故事 清扫工

  第十个故事清扫工  “喂?喂?醒醒,醒醒!”“嗯?……”“你怎么在这儿睡觉?怪吓人的,吓我一跳!”“哦,对不起,对不起,小姐,我实在是……太困了……”“哎好了好了……”“对不起……”(咔嚓---...

夜色鬼故事

夜色鬼故事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热门故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