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GUIGUSHI@QQ.COM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鬼话连篇 > 张震讲鬼故事 > 正文

第七十二个故事 噩梦里的结局

夜色鬼故事 夜色鬼故事 ⋅ 2019-04-13 00:02:19
更多精彩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qybggs

  第七十二个故事 噩梦里的结局

  呜呜呜……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呵呵呵……哈哈哈哈……

  张震讲故事悬念系列

  魏桥,是这座城市里著名的心理医生,他治愈了很多人的心理疾病,同时也获得了很多的赞誉和嘉奖。但说其他做心理医生的原因一定会出乎你的意料,那是因为……一个梦……

  本故事由张震创作,讲述:张震、小静制作:张震这个故事 的名字叫做:恶梦里的结局

  窗户外面一片漆黑,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在杂草堆中,矗立着一座精致的三层小楼,就仿佛一位华贵的公主置身在凄凉的荒原里,美丽而孤零。只是一座别墅,年代大概很久远了,看上去他的每一处窗子都显得古老而安详。然而,整栋楼只有一扇窗子里散射出微弱的光亮,这扇窗子在二楼,它的里面是宽敞的餐厅。在餐厅正中间的长方形餐桌上摆放着精致的晚餐,餐桌两边燃着两根昏黄蜡。有一个女人就坐在蜡烛的后面,这女人微微的低着头,她的深红色长裙在烛光的掩映下透射出诡美而神秘的暗光,她的发髻高高挽起,唯独有一绺发丝垂到两眉中间,弯出一道顺从的弧线。这女人缓缓的抬起手,用中指轻抚一下自己的耳垂儿,那上面有一颗闪亮的耳钉,然后,她抬起头,温 柔的笑着……天呐!好美的一张脸,弯弯的眼睛,小巧的鼻翼,魅气的嘴唇,嘴唇下面的一颗痣都仿佛随着微笑变成有生命的精灵。

  “来吧,吃晚餐。”女人朝另一支蜡烛的方向笑得更甜了,在那支蜡烛的后面映出了魏桥清晰的脸……魏桥没有动那桌上的东西,他只是傻傻的看着那个女人,因为她实在是太美了,而那女人也还是那样,定格着甜甜的笑容一动不动的看着魏桥,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呵呵呵……呵呵呵呵……”(咚-----咚-----……)“哈哈哈哈哈!!!!!!!!!!!!!!!!”伴随着零点钟声的敲响那女人突然发疯般的狂笑起来!!!魏桥被吓了一大跳!他看见那女人在桌子下面的一个小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礼品盒,她把礼品盒打开,拨开里面的绢丝,从那里面拿出一支黑洞洞的手槍!“送给你……”魏桥惊呆了,那槍口透过烛心正精准的对着他的额头!“呵呵……呵呵……”啪-----------“厄……”子弹穿过了魏桥的额头,他面前的蜡烛几乎就在同一时间熄灭,魏桥死了。他的尸体就瘫软在椅子上!可就在这时,死去的魏桥又听见了一声槍响,啪-----------然后,他居然还听到了一声女人的惨叫!“啊--------------------------”

  “啊……”魏桥醒了。他是被梦给吓醒的,他的额头满是汗水,双手也握成了拳头,梦中的许多场面让他心惊不已。做这个梦的时候,魏桥只有十岁。虽然只是一个小孩子,但是魏桥也懂得人死之后就不会再有任何感觉,但为什么自己被杀死之后,偏偏又听到了一声槍响和一声女人的惨叫呢?难道又死了两个人?但现场没有第三个人啊,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梦呢?

  六年之后的一个晚上,魏桥又做了一个梦,那是一个一模一样的梦,还是那栋别墅,还是那个午夜,那个餐厅、蜡烛,和那个女人。【“哈哈哈哈……”】又是在零点钟声刚刚想起,那女人就开槍射向魏桥的额头,而死去之后魏桥又奇迹般的听到了另一声槍响【啪---------】和一声女人的惨叫【啊----------------】

  “啊……”醒来之后魏桥发现自己的被褥湿透了,他的全身在不停的颤抖。

  事情还在继续,五年之后的一个晚上,那个梦再次出现,然后是四年,三年,两年……一年。每次噩梦醒来,魏桥都恨不得用自己的脑袋去撞墙!这个梦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它总是不断的出现,而且总是卡在那个地方,就这样糊里糊涂的结束了,如果那是一个故事 ,那故事的结局是什么?渐渐的,魏桥对那梦里的结局越来越好奇,他想,也许当那个结局揭晓之后,恐惧,就会不攻自破。

  大学毕业后,魏桥成为一名心理医生,他一直在努力着,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去打败自己的心魔,但,无济于事。尤其在最近,那个梦来的越来越频繁了,一星期了,只要一进入梦乡,魏桥马上就会坐在那根蜡烛的后面,而就在梦到那个地方的时候,他就突然醒来,醒来之后,他似乎真的感觉额头在隐隐的发痛。这个该死的,没有结局的梦!不能在拖下去了,否则自己也许真的会在恍惚中死掉!魏桥决定去找李亚凡。

  两天之后的下午,魏桥坐在了芬南市李亚凡医生的诊室。这是一位大名鼎鼎的心理学专家,魏桥看到和报纸上的照片比起来,李亚凡显得更年轻也更有风度。魏桥没有告诉李亚凡自己的真实身份,在简单的开场白之后,他吧自己的遭遇倾盆倒给了李亚凡。在魏桥一个多小时的叙述之后,李亚凡笑了。“哈哈哈……魏先生,不要着急,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只是需要时间。厄……这样吧,你住下,大概要一个星期的时间,附近有都是旅馆,每天早晨八点你准时到我的诊室,我……自有办法。就这样,明天见。”李亚凡轻松的态度让魏桥大感意外。魏桥住了下来,于是,从第二天开始,每天早晨八点,魏桥就准时敲开李亚凡的门,李亚凡满面笑容的迎接这位病人,然后一谈就是一个上午,话题只有一个,就是那个……可怕的梦。

  李亚凡总是让魏桥一遍一遍讲述他的梦,甚至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别墅、餐厅、蜡烛、午夜的钟声、槍响、惨叫、和那个神秘的女人。就这样,一个星期过去了。在第七天的黄昏,魏桥又烦躁不安的推开了诊室的门。“李医生,已经一个星期了,您连一点点儿为我治病的迹象也没有,你,你到底在弄什么?”“魏先生,哈哈哈,别着急,来,你看看这儿……”李亚凡站起身,他神秘的笑了笑,然后像变魔术一样打开了诊室里面的一个门,里面……站着一个女人!!!!!!!!!魏桥惊呆了!他几乎要夺路逃走!!他攥了攥拳,他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然后,他才敢仔细的打量……弯弯的眉毛、小巧的鼻翼、魅气的嘴唇、好美的一张脸,嘴唇的下面是一颗痣……这!……这就是梦里的那个女人!!!!

  “怎么?哈哈哈……魏先生,不打个招呼吗?”魏桥看了看李亚凡,又看了看那个女人。“你……,你,你,你好……”“啊,你好,魏先生。”这女人甜甜的笑着,嘴角下面的那颗痣仿佛顺着笑容变成了有生命的精灵。“这……这,你……你是?”“魏先生,我们不是常常见面吗?”“李医生,这,这…她是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魏先生,你听我说,她是我曾经的一个病人,几年前她就曾经找到我,可是当时我对她的病情束手无策,于是我保留了她的病例。一个星期以前,当你找到我的时候我马上想起了她,然后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她找到。现在确定,她就是在梦里杀死你的女人。因为这么多年来,她也在一直做着那个跟你一模一样的梦……”(女)“对,那天晚上,在那个别墅里我在二楼的餐厅杀死了你。那是一个我从来都没有去过的地方。当时我请你吃晚餐,可是你好像并没有胃口,你只是傻傻的看着我。当零点钟声敲响的时候,我突然莫名其妙的大笑起来!你被吓了一大跳,我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支手槍……”这女人缓缓的抬起手,用中指轻抚着自己的耳垂儿……天呐!!!!这正是在梦中这女人说话时的习惯动作。魏桥呆呆的看着她,(女)“你呆呆的看着我!槍里的子弹透过烛心射中你的额头,我当时害怕极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我被吓得昏倒在地上。可是这时,我却迷迷糊糊的又听到了一声槍响和一声女人的惨叫!我总是被那声惨叫惊醒。我不明白那个梦是怎么回事儿,我不知道为什么它总是出现,也不知道那个梦的结局……是什么样的。这么多年来,这个梦一直困扰着我,我快要崩溃了……”

  !!!!!!!!!竟然有这种事儿!!!!李亚凡意味深长的看着魏桥。“其实很多事情是凭借我们现在掌握的知识所无法解释的就比如,你们两个人的梦。但不等于不能解决,她叫吴丹,今年31岁。我计划给你们两个人十天的时间让你们非常愉快的接触,十天之后你们会发现,原来在梦中杀死自己或者被自己杀死的人,原来在生活中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噩梦的结局其实是一段友谊的开始,到那时,一切心魔就不攻自破,而那个梦我相信就再也不会出现了。”

  十天的时间过得飞快。刚开始,魏桥和吴丹都各存戒备。但是在李亚凡的帮助下,他们开始共同交 流、看电影 、逛公园、共进午餐,慢慢地他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转眼,到了第十天的晚上。这天晚上,他们约好了要让那个神秘的梦安排一个让人最满意的结局。

  夜色网www.xyese.com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多钟。按照李亚凡的通知,李亚凡在市郊找到了这座别墅,这刚好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推开车门,魏桥暗暗的惊叹,因为他看见杂草堆中的这座小楼和梦中所见的几乎毫无差别。魏桥走上二楼,走进了那个熟悉的餐厅,吴丹正在里面准备晚餐。魏桥看见,她今天晚上穿着一件深红色的长裙,她的发髻高高挽起,而且偏偏有一绺发丝垂在两眉中间,弯出一道顺从的弧线。魏桥楞了一下,什么东西在她的脸庞闪闪发光……哦……是那枚耳钉!!!和梦中的一样!!!真有这样的事情。魏桥一时间真的有点搞不懂是梦是真呐。“怎么了?觉得不可思议吗?别忘了,我和你的梦是一样的。”魏桥坐了下来,就坐在他梦中死去的那个座位上,他和吴丹愉快的聊了一会儿天,慢慢地,时间在接近零点。灯被关掉了,魏桥和吴丹点起各自面前的长蜡,温 暖的烛光拥抱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魏桥打开了一瓶香槟,就在他走过去把香槟酒倒向吴丹的被子的时候……他看见,吴丹打开了桌子上的一个小抽屉,从那里面拿出了一把刀……“你知道,这个可以用来做什么吗?”吴丹把刀伸了过来,在魏桥的眼前缓缓的晃动着,在烛光下,那锋利的刀片散发着咄咄逼人的寒光。

  “这把刀的用途可大了,它可以用来削苹果、切菠萝、削梨、挖眼睛……”那锋利的刀尖儿几乎就要碰到魏桥的眼睛了!!!“你想吃什么?啊?哈哈哈哈……”“你,你!!……你干什么你?!!”“呵呵呵,哈哈哈……你看把你吓得样子,对不起,对不起,我是想跟你开个玩笑,检验一下李医生的治疗效果,好了好了,对不起,你别生气,我削个梨给你吃。”“吓死我了……”吴丹把削好的梨递到了魏桥的面前,把刀放在了餐桌上。魏桥拿起了梨,他无意中瞥了一眼那把刀……我的天哪!!!!!!!!!!他猛然想起了一个细节,在梦中,自己在面对吴丹的槍口之前,也曾经在餐桌上看到了一把刀,那把刀跟所有的餐刀都不一样……就是这把!!!!!多么可怕的还原!马上就是零点了,魏桥举起了自己的酒杯向吴丹举了过去,“急什么?”吴丹低下了头,她又打开了餐桌上的另一个抽屉,从那里面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礼品盒,她把盒子打开,拨开里面的绢丝,从里面拿出一支黑洞洞的手槍,槍口对着魏桥的额头……啊!!!!!!!!“我们不是说好了,安排一个让人最满意的结局吗?”“谁说的?我要杀了你……”(李亚凡)“哈哈哈……游戏该收场了!”餐厅的门打开了,李亚凡从外面走了进来,“魏先生,今天晚上我设计的还不错吧?哈哈哈……从你那天来找我,我就知道你是谁,因为我曾经拜读过你的论文,也曾经见过你的照片。然后呢,我决定用一个特殊的办法给一位出色的心理医生治病,所以,我找来了我妻子,配合你的治疗。”“你妻子??”(女)“你好。”(李亚凡)“对,我惊讶的发现,我妻子稍加修饰就和你梦里见到的那个女人非常相像,于是我说了慌,尽量向你描述的样子靠拢,最后我好不容易才托到人,租到了这个颇为相似的别墅。又努力按照你的描述来布置这个餐厅,然后我又安排了刚才那一幕。我的目的是让你知道,你那个可怕的梦在现实生活中也会发生,就像刚才,我妻子黑洞洞的槍口对准了你的额头,然后……我笑呵呵的走了进来。所以那只是一个游戏,所以你要相信,你的梦也是一个游戏,尽管过程会让人害怕。但是在游戏散场的时候,只有我的笑声、早晨的陽光以及新一天的生活。不要再去管那个梦了,也不必去在乎它的结局了,也许那个梦从明天开始就消失了,但即便它再次出现也无所谓,因为要像今天晚上你经历的一样,它根本无法伤害到你。它的结局,只是一个闹剧。”

  魏桥专注的听着。这时,零点的钟声敲响了。(咚--咚--咚--咚--咚--咚--)(吴丹)“来吧,吃晚餐。”魏桥把脸转向了吴丹,吴丹的脸上浮着甜甜的笑容,而她的槍口透过烛心精准的对着魏桥的额头……(吴丹)“送给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啪---------】“厄……”!!!!!!!!!!!!!!!!!!!天呐!子弹穿过魏桥的额头!魏桥死了!!!!他的尸体瘫软在椅子上!他面前的蜡烛几乎就在同一时间熄灭!李亚凡惊呆了!他怔怔的看着魏桥汩汩流血的槍口!“你!吴丹,你!”吴丹的槍口转向了李亚凡,李亚凡后退了半步,“吴丹,你干什么?你都做什么呀?你杀了他……”“我今天知道了一件事……”“你说什么呢?你杀了人!……”“不要再告诉我,你好不容易租到这个地方为他治病……”“你……你什么意思?”“其实你和这个别墅的主人……是老朋友了。”“你从哪儿听说的谣言?”“谣言?你好多个工作忙碌的晚上都是在这儿度过……”“你胡说什么呀你?”“胡说?哼!今天下午我见到了那个女人!!”“啊?你见到她了?那……那又能代表什么?我,我根本不认识她……”“她把一切都跟我说了……”“什么?她骗你的,她只是我的一个病友!”“你刚才还说不认识她?”“……好吧,我刚才是骗你的,但说实话,她真的是我的病友!”“以前是。”“她都对你说什么了?”“一切。她想跟你在一起,她求我,让我把你让给她。”“好吧……好吧……这件事情以后再说。你把她怎么样了?她在哪儿?!!!!”

  【啪----------】“啊------------”李亚凡倒在了血泊里。吴丹放下槍,她从餐桌上拿起了那把刀,缓缓的走到墙角一个柜子的前面,她打开了柜子的门,一个美丽的年轻女人瞪着惊惶的大眼睛看着她,这个女人的手脚被困在柱子上,吴丹把塞在她嘴里的东西用刀尖儿挑了出来……

  “咳咳……咳咳……”这女人强烈的喘息着。吴丹的一只手轻抚着这女人深邃的面颊,她的另一只手在下面……狠命的握紧了刀柄,“你们可以在一起了……”

  “啊-----------------------------------”【噗-----------】

  好了,这就是我要为你讲述的恶梦里的结局

初次见面,请填写下信息吧:

相关灵异

第一个故事 《一双红色绣花鞋》

  第一个故事《一双红色绣花鞋》  李立和小斌是同班同学,他们上初三了。李立大小斌两岁,身强力壮的,而小斌却文弱得很,手无缚鸡之力。他们两家离得不远,每天俩人都是一块儿上学放学,要好得很。初三面临毕...

第二个故事 《穿雨衣的女人》

  第二个故事《穿雨衣的女人》  你找我干什么啊,你找我干什么啊,你找我干什么啊,啊哈哈...又是一个让人烦躁不安的雨夜,茹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节目。她盼望着明天能早点到来,因为丈夫叶...

第三个故事 《盒子》

  第三个故事《盒子》——  序幕:  萧华是一名大三的女生,她在一所远离家乡的大学读书,暑假前的一段时间里,一些学  业上的问题一直在困扰着萧华,索性她决定今年暑假不回家了,正好有一位同学说附近 ...

第四个故事 《请不要画我的脸》

  第四个故事《请不要画我的脸》  梁哲是古城美术学院大二年级的学生,这座美术学院一共只有几百名同学,却全都是绘画方面的天才。学院坐落在古城的文化区,校园里的学术气氛很浓,大家天天都把心思放在画画上...

第五个故事 白色的雪花点

  第五个故事白色的雪花点  石梅和石兰这对姐妹同住在这栋二层的小楼里,她们都是医生,而且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但是她们谁都没有结婚,由于她们的父亲往世的早,现在母亲一个人在美国,她们答应过母亲等她回过...

第六个故事 门帘儿

  第六个故事门帘儿  嘶……喝喝……好冷啊……喝喝……  这是蒋威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往年秋天,蒋威往一座城市出差的时候,住在了一家宾馆的四楼。那天晚上,由于旅途劳顿,蒋威早早就睡下了。可是睡到半夜...

第七个故事 我在等人

  第七个故事我在等人  “我在等一个人,你看见他了吗?”  大学五年级的学生杰克被分配到波斯纳的医院实习。这是一家相当糟糕的医院,往年这家医院由于一起医疗事故而远近著名,一个少女,被烧死在高压...

第八个故事 红绸带

  第八个故事红绸带  午夜一点刚过,大中医院十二楼手术室的灯灭了,龚大夫和陈护士,从里面疲倦的走了出来,哗啦一下,病人的家属急切的围了上去“大夫怎么样啊.?..情况严不严重,还有没有希望啊.?....

第九个故事 死者的日记

  第九个故事死者的日记  啊-----你看!你看!那本日记……!!  下面,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死者的日记  父亲已经去世快一个月了,可是唐莉还没有从失去父亲的痛苦当中解脱出来。对父亲的怀念使她寝...

第十个故事 清扫工

  第十个故事清扫工  “喂?喂?醒醒,醒醒!”“嗯?……”“你怎么在这儿睡觉?怪吓人的,吓我一跳!”“哦,对不起,对不起,小姐,我实在是……太困了……”“哎好了好了……”“对不起……”(咔嚓---...

夜色鬼故事

夜色鬼故事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热门故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