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GUIGUSHI@QQ.COM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鬼话连篇 > 张震讲鬼故事 > 正文

第六十九个故事 午夜拖地声

夜色鬼故事 夜色鬼故事 ⋅ 2019-04-13 00:05:43
更多精彩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qybggs

  第六十九个故事 午夜拖地声

  本故事谨献给那些在学校住宿,并有起夜习惯的学生朋友。

  叶城大学最近无缘无故的失踪了一位女生,已经一个星期了,几乎可以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来形容,谁也不知道她的下落。不过,这个女生的失踪似乎和大家的关系不大,同学们还是按部就班的早起,跑步,上课,吃饭,自习 ,睡觉。每天早晨五点,在男生宿舍的走廊里,都会出现一位拖地板的女工。她总是把地板拖得一尘不染,然后再去收拾水房和厕所的卫生。起得早的同学都可以看到她,这女工少言寡语的,见到同学们之后,只是微笑的低下头,继续干手里的活。

  现在正是期末,这天已经是半夜一点多钟了,307寝室的男生们熄灭了台灯,躺在各自的床 上聊起天来,很自然的,话题指向了那个失踪的女生。在进行了一番毫无根据的推测之后,任哲说话了。(哈欠声)“不要再谈那个女孩了,跟我们有没什么关系,管她是死是活呢,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期末考试,睡觉吧……哎呦,哎呦,我这肚子怎么这么疼啊,我,我得上厕所……”说着,任哲迅速的拿起一卷卫生纸向厕所跑去。

  蹲在昏暗的厕所里,任哲还在念叨着自己的复习 计划。“明天白天看两科,明天晚上看一科,后天……”突然,任哲停下了。他隐约的听见,有一种声音从厕所的门口传了进来。那好象就是有人用拖布拖地的声音。“谁呀?”“男厕所有人吗?我要拖地板…”任哲禁不住哆嗦了一下,有这么奇怪的事情。“这么晚了,你拖什么地板啊?”“明天学校检查卫生,我要提前打扫。”“哦,我马上就出来,你稍等一下。”嗨,这女工也真不容易,才两点钟就出来打扫,也怪可怜的。这样想着,任哲站起了身,他走到水龙头前面洗了洗手,哎?那个女工在哪儿啊?就这么一会儿,怎么不见了?唔,也许是去别的楼层打扫了吧?任哲向厕所的门外走去……“你出来啦…”“喝啊------”任哲扭头看去,那女工就站在水房陰暗的角落里!正在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他的手里正拿着一个长长的拖把。“你在这儿呐!吓了我一跳……”www.xyese.com“我正在等你出来,好洗拖把擦地,说着,那女工举起了拖把放在了水池里……“哦,你辛苦了……饿!饿!啊-------------!!!!!!!!!!!!!!!!!!!”任哲赫然看见,那女工放在水池里的拖把头,并不是一条一条的碎布,而是…而是一个披着长发的人头!!!!!!!那个头,还在不住的往水池里滴着鲜血!!!而那人头,正是、正是那个失踪的女生的人头!!!(啊-------------------------)

  任哲呼叫着,向寝室跑了回去。当同学们听完任哲断断续续的描述跑到水房来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人头,水池里也根本没有什么鲜血,只有那个大家并不太熟悉的女工,在弯腰擦着水房的地面。那个女工看到同学们之后,跟往常一样微笑着低下头,继续干着手里的活。

  后来破案了,那个失踪的女孩果然就是被这个拖地的女工杀死的。那个女工把尸体肢解了之后,头就埋在了学校的后山,原因很简单,这个女工在女生宿舍拖地的时候,那个女生对别的同学说……【我将来要是像这个女人这样,干这么脏的活儿,那我宁愿去死。】而这句话,刚好被在她身后拖地的女工听到了。女工终于被绳之于法,而任哲再也不敢在午夜去厕所了。

  喂,你曾经在午夜听到过有人拖地板的声音吗?

初次见面,请填写下信息吧:

相关灵异

第一个故事 《一双红色绣花鞋》

  第一个故事《一双红色绣花鞋》  李立和小斌是同班同学,他们上初三了。李立大小斌两岁,身强力壮的,而小斌却文弱得很,手无缚鸡之力。他们两家离得不远,每天俩人都是一块儿上学放学,要好得很。初三面临毕...

第二个故事 《穿雨衣的女人》

  第二个故事《穿雨衣的女人》  你找我干什么啊,你找我干什么啊,你找我干什么啊,啊哈哈...又是一个让人烦躁不安的雨夜,茹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节目。她盼望着明天能早点到来,因为丈夫叶...

第三个故事 《盒子》

  第三个故事《盒子》——  序幕:  萧华是一名大三的女生,她在一所远离家乡的大学读书,暑假前的一段时间里,一些学  业上的问题一直在困扰着萧华,索性她决定今年暑假不回家了,正好有一位同学说附近 ...

第四个故事 《请不要画我的脸》

  第四个故事《请不要画我的脸》  梁哲是古城美术学院大二年级的学生,这座美术学院一共只有几百名同学,却全都是绘画方面的天才。学院坐落在古城的文化区,校园里的学术气氛很浓,大家天天都把心思放在画画上...

第五个故事 白色的雪花点

  第五个故事白色的雪花点  石梅和石兰这对姐妹同住在这栋二层的小楼里,她们都是医生,而且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但是她们谁都没有结婚,由于她们的父亲往世的早,现在母亲一个人在美国,她们答应过母亲等她回过...

第六个故事 门帘儿

  第六个故事门帘儿  嘶……喝喝……好冷啊……喝喝……  这是蒋威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往年秋天,蒋威往一座城市出差的时候,住在了一家宾馆的四楼。那天晚上,由于旅途劳顿,蒋威早早就睡下了。可是睡到半夜...

第七个故事 我在等人

  第七个故事我在等人  “我在等一个人,你看见他了吗?”  大学五年级的学生杰克被分配到波斯纳的医院实习。这是一家相当糟糕的医院,往年这家医院由于一起医疗事故而远近著名,一个少女,被烧死在高压...

第八个故事 红绸带

  第八个故事红绸带  午夜一点刚过,大中医院十二楼手术室的灯灭了,龚大夫和陈护士,从里面疲倦的走了出来,哗啦一下,病人的家属急切的围了上去“大夫怎么样啊.?..情况严不严重,还有没有希望啊.?....

第九个故事 死者的日记

  第九个故事死者的日记  啊-----你看!你看!那本日记……!!  下面,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死者的日记  父亲已经去世快一个月了,可是唐莉还没有从失去父亲的痛苦当中解脱出来。对父亲的怀念使她寝...

第十个故事 清扫工

  第十个故事清扫工  “喂?喂?醒醒,醒醒!”“嗯?……”“你怎么在这儿睡觉?怪吓人的,吓我一跳!”“哦,对不起,对不起,小姐,我实在是……太困了……”“哎好了好了……”“对不起……”(咔嚓---...

夜色鬼故事

夜色鬼故事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热门故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