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GUIGUSHI@QQ.COM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鬼话连篇 > 张震讲鬼故事 > 正文

第二十三个故事 女孩

夜色鬼故事 夜色鬼故事 ⋅ 2019-04-13 00:43:27
更多精彩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qybggs

  第二十三个故事 女孩

  女孩

  张震讲故事之眼睛系列(呵呵呵呵)

  晚上九点,贺朋迈上了小楼的台阶。这是一幢很古旧的小楼。贺朋是昨天刚刚从公司的宿舍搬过来的,之所以选择了这里,是因为离公司很近,而且正是因为古旧,这楼里所剩的住户就很少。清清静静的,很让贺朋喜欢。(咔嚓)在用钥匙开门的时候,贺朋又在走廊里看到了那个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十来岁的样子,穿着一件雪白的连衣裙,脑袋后面是一个光滑的马尾辫。贺朋昨天搬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小女孩。他好像很乖,一副完全不需要大人操心的样子。只是自己一个人在走廊尽头背对着楼梯的方向很专心的拍着一个小皮球。(啪---啪---啪---)那皮球在小女孩的手掌和墙壁之间一下一下来回的弹动着……

  本故事由张震创作,讲述:张震、小静。制作:张震第一部:女孩

  209楼牛奶我才是真正的咖啡(楼主)(蓝猫)2010-11-3021:18:36发表(哗哗哗……)温 和的水柱从淋雨的喷头里喷洒下来,贺朋站在水柱中央尽情舒展身体。对于辛苦了一天的他来说,这是最美妙的时刻。可是洗着洗着,贺朋渐渐发觉在这哗哗的水声里还有另外一种声音,似有若无的飘进了她的耳朵里。(呜呜呜呜……)他侧耳倾听,那好像一个女人的哭声。那哭声断断续续的,而且听起来就在不远的地方,似乎就来自隔壁。贺朋关上喷头,那哭声陡然间变得清晰了,(呜呜呜……)贺朋屏住呼吸(呜呜呜……)天呐,那好象,那好象是从自己的卧室传出来的声音,怎么可能呢。贺朋穿上浴衣,然后战战兢兢的走到浴室的门前,就在他要伸手过去把浴室的门轻轻推开的时候,那声音却不见了。贺朋的心跳并没有因为那个声音的消失而减慢,他无法判断那哭声是虚幻的还是真实的。他又微微侧了侧耳朵……

  (啊---!!??)浴室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女人,正满身血污的挺立在浴室的门口(饿……啊……)贺朋的嘴巴拼命的张开,他想喊,可是无论如何也喊不出来。(啊……)贺朋猛然间睁开了眼睛!天呐,是一个梦。贺朋按亮台灯,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多钟了,家门的钥匙还在自己的手中,原来是因为太疲乏的缘故,刚进家门还没洗个澡,甚至连衣服都还没有换,就躺在床 上睡着了,居然做了一个如此KB的噩梦。

  第二天一整天,贺朋都坐在办公桌的电脑前面,他想尽办法让自己的精神集中起来,但无济于事。突然有一个身影,总是时隐时现的出现在那该死的余光里,那个人叫秦梦,是公司里的一个女员工。贺朋正是因为她才从公司的宿舍里悄悄逃出来的。贺朋丝毫也不敢去触碰那一段骇人的回忆。他极力的回避着那幽灵般的身影,可越是回避,那冰冷的影子就越是往贺朋的眼睛里钻。贺朋觉的自己的全部神经就要崩溃了。

  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贺朋抱着一大捆资料回家。明天公司要举行部门经理的竞聘答辩,贺朋也在竞选人之列,虽然他来公司的时间最短,但他的希望是最大的。再走上楼梯的时候,贺朋又在走廊的尽头看见了那个拍皮球的小女孩,那皮球一如往常的在小女孩的手掌和墙壁之间来回的弹动着。夜,已经很深了。贺朋捧着一份资料斜倚在床 上,并不时在那资料上面做着认真的涂改。可是改着改着他的手突然停下了,他下了床 ,走进门厅。应该不会是错觉吧,刚刚明明听见有人在拧那个房门上的把手啊。贺朋按亮了门厅的顶灯,向房门走了过去,可是门把手一动都没有动啊。贺朋关掉顶灯,可是就在这时那声音再次传进了他的耳朵(咔咔--咔咔--)。贺朋站住了,他又一次把灯按亮,同时缓缓的转过身,然后他又把视线转向那声音的来源。那真的不是错觉!有一个人正站在房门的外面慢慢的转动着那个把手。

  “谁呀?谁?谁在外面?”门外没有回答。贺朋有点不知所措了,他挪动着双脚,蹭到房门跟前,然后把一只眼睛贴在了门镜上。门镜的外面是空空的走廊。而那把手……竟然还在左右的转动着,贺朋猛地把手按在了那把手上面,他想让那转动的把手停下来,可是似乎有一只更有力量的手也正紧紧的握在那里,任凭贺朋如何用力,那把手就是停不下来,贺朋拼命地绷紧手腕,可是他的手一下子松开了,他突然觉得后面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碰她的肩膀。贺朋转过身……(啊!?!?——--)有一双脚正晃来晃去的悬在他的眼前,贺朋抬起头……(啊-----------)一张充满血污的脸直向他直冲下来,贺朋惊声的尖叫着,身体颤抖着坐了下去,然后他拼命的把头伸进自己的膝盖……

  当贺朋再次的恍惚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天空已经泛起了微微的亮光。他的眼前只剩下寂静的门厅……

  贺朋的竞聘答辩失败了。他糟糕的表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经理安慰他说不要着急,可以再等下一次竞聘的机会。现在,早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同事们都已经**了,而贺朋仍让坐在办工作的电脑前发愣,那次竞聘失败后他一直都是这样的状态。然而这时,在电脑显示屏的反光里有一个人的身影映入了贺朋的眼睛。是……秦梦!贺朋突然间站起了身,他把恶狠狠地目光砸向了身后的秦梦“走开!我求求你,你不要一天到晚的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好不好。你觉得你自己很可怜吗?告诉你,天底下可怜的人不只有你一个,你知道你对我的影响多大吗,你整天一副哭丧的样子做给谁看啊?我又没把你怎么样,凭什么,凭什么让我受这份罪?(呜呜。。)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凭什么???(呜呜……)

  (咔)公司的经理推开了门,探进了身。“怎么了?放生了什么事情?”“对不起,我没事儿。”贺朋擦了把眼泪,走开了。

  时针已经转过午夜。而贺朋已经一动不动的在沙发上呆坐了几个小时。他起身道厨房,在冰箱里拿出了一瓶饮料。(磕呲)一丝清凉串肠而过。可与此同时,贺朋突然间感觉到在眼角里有一个身影贴着墙根走了过去……贺朋猛然回头!!那身影闪进了卧室。不见了,贺朋的发根刹那间立了起来!!!他放下饮料,从橱柜里拿出了一把刀,然后缓缓的走到了卧室的门前,台灯的光亮照射着卧室的每一个角落,但是一个人也没有……(邦---!)啊!什么声音?!贺朋踉跄的跑向厨房,是电冰箱的门突然间狠狠地关上了。贺朋在厨房里站了一会,把刀放回去,又转身走向了卧室,可是,就在他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他愣住了,卧室里一片漆黑。贺朋摸索着走到桌旁,按了一下台灯的开关,灯亮了。可也就在灯刚亮起来的一刹那,贺朋突然间感觉到,在这房间里有一个东西在动。贺朋咬住牙,让自己的目光慢慢的指向那动着的东西。在最后一刻,他猛然直视过去,贺朋看见在窗帘上,在自己的影子后面还有一个影子,正在向他缓缓的靠近着。那影子离他越来越近,就在距离大约半米远的时候

  ,那影子抬起了一只胳膊,

  把手……放在了贺朋的肩膀上,那力量很轻,但是贺朋差一点跌倒。贺朋慢慢的转过头,啊!(啊……饿……救我……)站在自己后面的正是血迹纵横的秦梦!秦梦正同时抬起双臂,(啊……救我……)向贺朋的脖子伸了过来,啊!!!!!!贺朋挣扎的后退着。他看见秦梦扭曲的脸孔和滴着鲜血的双臂正离他的脖子越来越近(啊…啊…救…救命!救命啊!救救我!救命啊!救命啊!啊…)就在秦梦那鹰爪般坚硬的双手就要触碰到贺朋脖子的时候,贺朋猛然间低下头冲出了卧室。他拧开房门冲下楼梯,可刚刚向下跑了几蹬,他忽然停住了,他转回身重新回到了走廊。灯光很灰暗,在这走廊的尽头贺朋看见那个小女孩还在拍着手里的皮球,那皮球在他的手掌和墙壁之间来回的弹动着。贺朋之所以回来是因为刚刚跑到楼梯口的时候,他突然无意中发觉那个小女孩有点古怪。贺朋冲那小女孩走了过去,可是走的越近,那种古怪的感觉就越是强烈。就在贺朋离那个小女孩大约一米远的时候……天呐!那个跳来跳去的小皮球竟然没有碰到墙壁就自己弹回到了小女孩的手中……“大哥哥……”“喝……!”贺朋抬起头,那小女孩停止了拍球的动作,缓缓朝贺朋转过身来,贺朋猛然想起搬进来这么多天,这还是小女孩第一次转过身来,但那小女孩转身的速度很慢,他低下头,那双小脚在地上一步一步的向身后磨蹭着,当他的身体完全转过来的时候,同时抬起了头……

  “大哥哥……”啊!!那小女孩的两只眼居然是两个黑洞!喝!……“你不要怕,我的眼睛被人挖走了。”“什么?”“有一天,有一个坏人在楼梯里杀了一个小孩子,当时我正在楼梯的拐角里玩,他没有看到我,我偷偷的记住了那个坏人的样子,后来我去指认了那个坏人,可是后来那个坏人的一个同伙找到了我,他把我的眼睛挖了出来。可是,被杀死的那个孩子特别感激我,他找回来到我,整天陪我玩皮球。他还交 给我很特别的看东西的办法,所以我可以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你看见了什么?”“这楼里有人想杀死你。”“是谁?”“好多人,这是一个很老的楼,在这里曾经发生过很多的事情。有很多人在这里生下来,也有很多人在这里死了。在那些死了的人里面,就有一些人死的很不甘心。慢慢的,他们汇集成了一股力量,并且,总是想找人报复,于是,他们找到了你。”“为什么?为什么会找到我……”“因为那股力量不可以直接伤害人,他必须依靠人心里面的弱点才可以下手,他们恰恰找到了你的弱点……”“我的弱点…?”“你的弱点就是那个叫秦梦的同事…”(呜呜…谔谔…)“当时你住在公司宿舍里的时候,那时,几乎每天晚上秦梦都要被他爸爸的债主欺负…【(啪--)(呜呜呜…)“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我看你还敢不敢和那个小白脸在一起!(啪—)当初我们怎么定的你都忘了吗?只要你爸爸的钱一天没还清,你就是我的!(啪—)还敢不敢!?”“求求你,不要这样,该给你的我都已经给你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啊?呜呜呜…求求你放过我吧,救命啊,谁来救救我,救救我…”】

  《张震讲鬼故事》由夜色网(www.xyese.com)整理!

  “当时,你就躲在房门的后面,那一切,你都透过门镜看的清清楚楚,但是你总是骗你自己,你告诉自己不要管,你什么都没有看见。最后,你从公司的宿舍搬了出来.但实际上,你什么都看见了,你根本就骗不了自己。他们就是利用了你的这个弱点慢慢的杀死你。因为你欺骗了你自己的眼睛,所以他们就会反过来利用你的眼睛来骗你,他们总是用这种办法,让你看到秦梦的样子,而且比起你实际上看到的更可怕,如果在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被他们折磨死的。”“那我该怎么办?”“去帮帮那个叫秦梦的人吧,你只有帮了她,他们才会那你没办法,这是你救你自己的唯一方法。”“是这样,是这样好吧,好吧,我这就去。可是,可是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没用的,好多回了,不到最后要命的时候,没人肯信我的话。”小女孩说完,朝贺朋露出一个笑脸,然后就像自己的家走了回去。

  发表贺朋回到家,他飞快的拿起电话。“经理你好,我是贺朋,很抱歉在这个时候打扰你,但是有件事情我必须现在就向你说,我…”“喂,哈啊------贺朋啊,不管是什么事,可以明天拿到公司里去说吗?……”“不,经理……”“这么晚了……”“这件事儿很关键……”“哎等一等,你总是熬夜熬到这么晚吗?难怪你最近精神状态一直不大好,竞聘答辩被你弄得一塌糊涂,今天我居然还看见你下了班之后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大喊大叫…”“我,一个人?”“是啊。你当时…”“等等,经理,难道今天你没有看到一个叫秦梦的员工也在办公室里吗?”“哎,你可别在这个时候和我说笑啊,那个秦梦是今天上午出的事儿…”“今天上午?”“对啊,她死了,听说是被一个男人要挟,然后那个男人把她给…啧嗨…”

  (邦---)天呐,她死了,那个男人杀死了她。完了,一切都晚了,自己有那么多次机会去帮助她,但是,再也没有机会了。一条命,一条命就在自己眼皮底下消失了,天呐!这和自己亲手傻人有什么区别!怎么,怎么办,怎……(啪啪--啪啪--啪啪--)门外传来了拍皮球的声音,贺朋风一般跑了出去,那个小女孩就在走廊的尽头。

  “小妹妹,小妹妹,小妹妹,小妹妹,帮帮我,我该怎么办,帮帮我…”“怎么了?大哥哥?”“她死了,那个秦梦,那个秦梦已经死了,小妹妹,我现在怎么办,再也没有机会了,我还怎么去帮她,那些人,那些…他们会放过我吗?”

  “哦?死啦?…”“死了…”“那你就…………

  陪她去吧!!!!陪她去吧,陪她去吧,陪她去吧,陪她去吧!!”

  “啊---------------------------------------------------------------!!!!!!!!!!!”

  好了,这就是我要为你讲述的眼睛系列女孩

初次见面,请填写下信息吧:

相关灵异

第一个故事 《一双红色绣花鞋》

  第一个故事《一双红色绣花鞋》  李立和小斌是同班同学,他们上初三了。李立大小斌两岁,身强力壮的,而小斌却文弱得很,手无缚鸡之力。他们两家离得不远,每天俩人都是一块儿上学放学,要好得很。初三面临毕...

第二个故事 《穿雨衣的女人》

  第二个故事《穿雨衣的女人》  你找我干什么啊,你找我干什么啊,你找我干什么啊,啊哈哈...又是一个让人烦躁不安的雨夜,茹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节目。她盼望着明天能早点到来,因为丈夫叶...

第三个故事 《盒子》

  第三个故事《盒子》——  序幕:  萧华是一名大三的女生,她在一所远离家乡的大学读书,暑假前的一段时间里,一些学  业上的问题一直在困扰着萧华,索性她决定今年暑假不回家了,正好有一位同学说附近 ...

第四个故事 《请不要画我的脸》

  第四个故事《请不要画我的脸》  梁哲是古城美术学院大二年级的学生,这座美术学院一共只有几百名同学,却全都是绘画方面的天才。学院坐落在古城的文化区,校园里的学术气氛很浓,大家天天都把心思放在画画上...

第五个故事 白色的雪花点

  第五个故事白色的雪花点  石梅和石兰这对姐妹同住在这栋二层的小楼里,她们都是医生,而且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但是她们谁都没有结婚,由于她们的父亲往世的早,现在母亲一个人在美国,她们答应过母亲等她回过...

第六个故事 门帘儿

  第六个故事门帘儿  嘶……喝喝……好冷啊……喝喝……  这是蒋威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往年秋天,蒋威往一座城市出差的时候,住在了一家宾馆的四楼。那天晚上,由于旅途劳顿,蒋威早早就睡下了。可是睡到半夜...

第七个故事 我在等人

  第七个故事我在等人  “我在等一个人,你看见他了吗?”  大学五年级的学生杰克被分配到波斯纳的医院实习。这是一家相当糟糕的医院,往年这家医院由于一起医疗事故而远近著名,一个少女,被烧死在高压...

第八个故事 红绸带

  第八个故事红绸带  午夜一点刚过,大中医院十二楼手术室的灯灭了,龚大夫和陈护士,从里面疲倦的走了出来,哗啦一下,病人的家属急切的围了上去“大夫怎么样啊.?..情况严不严重,还有没有希望啊.?....

第九个故事 死者的日记

  第九个故事死者的日记  啊-----你看!你看!那本日记……!!  下面,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死者的日记  父亲已经去世快一个月了,可是唐莉还没有从失去父亲的痛苦当中解脱出来。对父亲的怀念使她寝...

第十个故事 清扫工

  第十个故事清扫工  “喂?喂?醒醒,醒醒!”“嗯?……”“你怎么在这儿睡觉?怪吓人的,吓我一跳!”“哦,对不起,对不起,小姐,我实在是……太困了……”“哎好了好了……”“对不起……”(咔嚓---...

夜色鬼故事

夜色鬼故事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热门故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