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GUIGUSHI@QQ.COM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鬼话连篇 > 张震讲鬼故事 > 正文

第十二个故事 雨季时他们会来

夜色鬼故事 夜色鬼故事 ⋅ 2019-04-13 00:50:48
更多精彩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qybggs

  第十二个故事 雨季时他们会来

  峰是一个讨厌的人,一个别人讨厌他,他也讨厌别人的人,不少人收拾过他,就连我也曾经打掉过他一颗牙齿,揪掉过几缕头发。但是他对我还是不错的,要不然为什么偏偏把我叫到床 边跟我说了那些话呢。

  “我知道自己不行了,但是我有两件事一直放心不下啊,一次是上次那件事,那次确实是我错了,我一直想说。。对不起”

  “没事,都是过去的事我都给忘了。”

  “那、那最好不过,还有一件,是我有、我有几个朋友,他们不知道我已经死了,他们会去我家找我,我想拜托你,转告他们我的死讯。。”

  “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啊?”

  “雨季。。雨季时他们会来,你就住在我家吧,我已经没有亲人了,房子、房子就是你的了。。。”

  说完这些他就咽气了,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啊,我又怎么好意思不答应他呢,于是我干脆第二天就从宿舍搬到了他的家。峰的家在城西住宅区的边缘,独门独院。屋里全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管他呢,我全都给卖了。这里是住宅区,但是一天到晚却安静的要死,尤其是夜晚就只有风吹树叶的哗哗声,所谓的邻居们也都整天躲着藏着,一见到我,就急忙转身走了,哼,我还瞧不上他们呢,我一个人住的倒也自在。

  我要等的人一直没有来,终于,雨季来了,整天都是不大不小的雨,院子里积满了水,屋子里的东西都发霉了,电线也锈断了,晚上只好点蜡了,可是他们为什么还是没有来呢。

  终于一天夜里,院子里想起了轻轻的淌水声,奇怪,院门我已经锁上了,他是怎么进来的呢,正在我迟疑时,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老式连衣裙的女人出现在门口,看见我又想走掉,就那么犹豫着。

  我说:“你是来找他吧,他已经死了,托我告诉你们他的死讯,我是他的朋友。”

  “他拖你告诉我们。。你住多久啦?”

  “两个多月吧。”

  然后她就不说话了,就那么斜着眼睛瞅着我,我觉得挺不自在,可是我猛然间发现,她浑身都湿透了,外面下那么大的雨,又是这么晚了,她怎么什么雨具也没拿就这么来了呢。她的手在微微的抖着,可能是太冷了吧。

  我说:“喝点热水吧。”

  “好。。”

  我把她让进了屋转身去倒水,可是我觉得不太对劲,回头看了她一眼。只见她把手缩了回去,又装出一副很有犹豫的样子。

  “怎么啦?”她反而这么问我。

  “哦,没事。”

  我转过身来继续倒水,可是我瞅了一眼墙上的烛影,果然,她朝我扑过来了,我急忙一闪,回身把一壶热水泼到了她的脸上。

  “啊!”

  她变样了,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她的脸起了泡,可是她居然毫不在意又朝我扑了过来,我也不管那么多了,一下子揪住了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栽到了桌角上。她拼命的尖叫着,不停的挣扎着,可是我不管,我揪住他的头发把她的头往墙上撞,终于脑浆子撞出来了,她死了。

  我都发懵了,就那样靠着墙角坐下了,手里还攥着她的几缕头发。。

  这时院子里又响起了淌水的声音,声音很大很响,一定是个男人,坏了,尸体还在这里被他看到就糟了,可是已经晚了,完了,他撞开了门。

  还好,他撞开门时带进来的一阵风一下子把蜡烛吹灭了,屋里一片漆黑。他看不到我,屋里屋外只有哗哗的雨声。我呼吸着,每次呼吸都斟酌一下,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我借机会回复着体力,一面想着如何对付他。可是就在这时,那个尸体身上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响了一下,这个倒霉的!也就是这一声,他一下子扑了过来,情急中我把尸体挡了过去,喀嚓一声,可能是骨头被拧折了。

  不好,我打不过他,我拿起一把椅子朝他脚下一扔,拔腿跑出了屋子。他被绊倒了,哼,这个蠢货。我在院子里啪啪的踩着水,不行,跑是跑不过他的,我又回到门边,这时他也追出来了,我一伸腿又把他绊倒了,然后把他一下子栽进了水里。他没反应过来,咕咚咕咚的喝了好几口水。

  怎么不喝了,他的脊背变硬了,压不住了,他把我举了起来。天哪,他的两条胳膊,顶得了我的两条腿。他想把我拽下来,我死死的抓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扣住了他的眼睛,他抓的我腿骨咯咯直响,我也豁出去了,一使劲,眼珠子出来了,他不停的怪叫着,在我身上又撕又扯,我不松手,然后接着他这股劲,又把他栽进了水里,他不停的挣扎着,我不松手。雨也下的更大了,终于他不动了。

  雨季时他们会来,还会不会有人来呢?他猛的一下抬了起来,脑袋撞到了我的下巴上,我的眼前全是金星,舌头也咬破了,满嘴都是腥味。可是求生欲望唤醒了我,我用最后一口力气,又把他压在水里,这次死活也不松劲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站立在尸体的背上,怎么办?去报警,不行,这四周没有公用电话,雨已经停了,外面静得像坟地。这么冒失的跑出去,万一四周潜伏着他们的人,那我就完了,不行,现在是宜静不宜动了。

  《张震讲鬼故事》由夜色网(www.xyese.com)整理!

  我把两具尸体搬进了下房,又找到了几根条铁,一把尖刀,一把锤子,我把四周布置好,想看看表,可是我才发现,表已经丢了。我筋疲力尽躺在了床 上,可是我提醒自己不能睡着。不知过了多久,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我打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老头。老头没驼背,浓眉毛,死死的盯着我。我把他请进屋来。

  “你是谁?”他这样问。

  “以前的房东今年死了,房子卖给我了。”

  “他的东西呢?”

  “都给卖了,他没钱治病。”

  老头死死的盯着那把破椅子。“哦,当然这些破烂家具就没人要了。”

  “今天晚上有人来过吗?”

  “没有人啊。”我毫无破绽的回答。

  血迹我已经都擦干净了,他看不到什么,他在屋子里溜达起来。

  “你找他有什么事啊?”

  他猛的扑向蜡烛,就在这时我的一把刀已经插进了他的后胸。老头用最后一口气吹灭了蜡烛。

  院子里马上响起了淌水声,这次是两个人。我急忙来到门边,把门更弄的哗啦哗啦直响,让他以为我把门锁上了。果然一个人冲了进来,扑到在了地上,地上有我事先布置好的铁条,一下子就把他扎透了。又冲进来一个人,我躲在门边,冲他小肚子就是一刀,又玩命的拧了一下,拔出来。

  后窗户也被撞开了,又有人冲进来了,我只有跑了,我没命的跑。

  “救命啊!”

  我不停的跑着,同时敲每一家我路过的房门,天已经快亮了,让我这么一折腾,许多人家都亮起了灯,有一家还开着门,我想也没想就钻了进去。反锁上,还好,外间有一部电话,我马上报了警。

  “啊——”门外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

  “你是谁?”一个男人听到声音从里屋跑了出来,他的嘴里还嚼着饭。

  “救、救命啊!有人,有人要杀我,就在门外。”

  “%&#×!!”

  门外传来女人最后一声惨叫,男人听到声音一个怒吼冲了出去,我想拉住他,可是来不及了,我能怎么做呢,我只好又把门锁上了。外面传来打斗声,呼救声,和惨叫声。

  我不管那么多了,来到了里屋,吃起他们的饭来,过了很久,房门被撞开了,我拿起刀就迎了出去。进来的是pol.ice,当时就把我铐起来了。

  我虽然对他们说了一切实情,峰的家也确实被证实是那些精神变态 者所谓的‘俱乐部’,那对夫妻被杀我只有间接责任,但是我还是被关了起来。也好,经历了那样的一夜 ,我确实也需要休息,据说,雨季过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初次见面,请填写下信息吧:

相关灵异

第一个故事 《一双红色绣花鞋》

  第一个故事《一双红色绣花鞋》  李立和小斌是同班同学,他们上初三了。李立大小斌两岁,身强力壮的,而小斌却文弱得很,手无缚鸡之力。他们两家离得不远,每天俩人都是一块儿上学放学,要好得很。初三面临毕...

第二个故事 《穿雨衣的女人》

  第二个故事《穿雨衣的女人》  你找我干什么啊,你找我干什么啊,你找我干什么啊,啊哈哈...又是一个让人烦躁不安的雨夜,茹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节目。她盼望着明天能早点到来,因为丈夫叶...

第三个故事 《盒子》

  第三个故事《盒子》——  序幕:  萧华是一名大三的女生,她在一所远离家乡的大学读书,暑假前的一段时间里,一些学  业上的问题一直在困扰着萧华,索性她决定今年暑假不回家了,正好有一位同学说附近 ...

第四个故事 《请不要画我的脸》

  第四个故事《请不要画我的脸》  梁哲是古城美术学院大二年级的学生,这座美术学院一共只有几百名同学,却全都是绘画方面的天才。学院坐落在古城的文化区,校园里的学术气氛很浓,大家天天都把心思放在画画上...

第五个故事 白色的雪花点

  第五个故事白色的雪花点  石梅和石兰这对姐妹同住在这栋二层的小楼里,她们都是医生,而且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但是她们谁都没有结婚,由于她们的父亲往世的早,现在母亲一个人在美国,她们答应过母亲等她回过...

第六个故事 门帘儿

  第六个故事门帘儿  嘶……喝喝……好冷啊……喝喝……  这是蒋威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往年秋天,蒋威往一座城市出差的时候,住在了一家宾馆的四楼。那天晚上,由于旅途劳顿,蒋威早早就睡下了。可是睡到半夜...

第七个故事 我在等人

  第七个故事我在等人  “我在等一个人,你看见他了吗?”  大学五年级的学生杰克被分配到波斯纳的医院实习。这是一家相当糟糕的医院,往年这家医院由于一起医疗事故而远近著名,一个少女,被烧死在高压...

第八个故事 红绸带

  第八个故事红绸带  午夜一点刚过,大中医院十二楼手术室的灯灭了,龚大夫和陈护士,从里面疲倦的走了出来,哗啦一下,病人的家属急切的围了上去“大夫怎么样啊.?..情况严不严重,还有没有希望啊.?....

第九个故事 死者的日记

  第九个故事死者的日记  啊-----你看!你看!那本日记……!!  下面,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死者的日记  父亲已经去世快一个月了,可是唐莉还没有从失去父亲的痛苦当中解脱出来。对父亲的怀念使她寝...

第十个故事 清扫工

  第十个故事清扫工  “喂?喂?醒醒,醒醒!”“嗯?……”“你怎么在这儿睡觉?怪吓人的,吓我一跳!”“哦,对不起,对不起,小姐,我实在是……太困了……”“哎好了好了……”“对不起……”(咔嚓---...

夜色鬼故事

夜色鬼故事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热门故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