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GUIGUSHI@QQ.COM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鬼话连篇 > 张震讲鬼故事 > 正文

第九个故事 死者的日记

夜色鬼故事 夜色鬼故事 ⋅ 2019-04-13 00:52:28
更多精彩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qybggs

  第九个故事 死者的日记

  啊-----你看!你看!那本日记……!!

  下面,这个故事 的名字叫做死者的日记

  父亲已经去世快一个月了,可是唐莉还没有从失去父亲的痛苦当中解脱出来。对父亲的怀念使她寝食难安。这是一个凉风习 习 的夜晚,唐莉的哥哥唐秋已经睡觉了。唐莉坐在桌前,他看着玻璃板下面父亲的照片,两行泪水夺眶而出。父亲看上去健康而开朗,头上那顶自然的假发更让他显得年轻洒脱,那是去年父亲节,唐莉为他精心挑选的。唐莉拉开抽屉,父亲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这抽屉里装满了父亲的日记,最上面那个黄色封皮儿的日记本是年初父亲过生日的时候,唐莉买给他的,那是父亲记的最后一本日记。唐莉把它拿了出来,她把日记本翻了出来,父亲俊朗的字体立刻映入唐莉的眼帘。这日记里记录着父亲的生活和心事,唐莉一页一页的往后翻并且爱惜的抚摸着。当她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

  “啊!!!--------”唐莉惊声大叫起来!“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什么事儿?”“哥,爸爸的日记…”“日记,怎么了?”“哥,爸爸是哪天死的?…”“8月4号…怎么了?”“可…可…可这日记的最后一天是8月5号!!!!!!!!”兄妹俩呆滞的对视着。“哥,我怕…”“别怕别怕,是不是爸爸记错了日子了?”“不知道…”唐秋拿起了桌上的日记本,他迅速的瞟了一眼最上面的日期,没错,是8月5号。(唐莉)“咱们往前翻…”两个人飞快的往前翻了一页,然后,他们把目光投向顶格的日期,8月4号!再往前翻!8月3号!再翻,8月2号,8月1号!也就是说,父亲并没有记错日子。两个人颤抖的双手把日记又翻回到最后一页,他们看到,这一页只有两个字写在纸的中央:我疼!(唐莉)“哈啊----这,这…这就是爸爸的字!!谔谔…呜呜…”没错,出现在两个人眼中的正是死去的父亲的字体。“谔谔……哥,怎么会这样?…谔谔…”

  8月4号晚上,唐秋兄妹的父亲记完日记后,就去外面散步。记日记,散步,睡觉,这是父亲的生活习惯。可是那天晚上噩梦来临了,他被一辆汽车撞倒在路边,当兄妹俩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咽气了。(呜呜…呜呜…)撞人的汽车踪影皆无。“哥,爸死得冤,是不是他冤魂…”【叮铃铃铃铃…】(啊---)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吓了两个人一跳。【叮铃铃铃铃…】唐秋看了看唐莉“你…去接电话,我来处理。”【叮铃铃铃铃…】“好…”【喂?哦,在,你等一下。】“哥,温 雅的电话,找你。唉??这本日记怎么办?”“啊…我先去放到我的房间,你先回去睡觉吧,以后再说…”“我,我害怕…”“嗨没什么可怕的,我不是在这吗,再说,也可能…”唐秋说不下去了,他看见唐莉脸上的表情在慢慢的僵硬,她的嘴在木讷的张开,而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身后。“唐莉,你怎么了…”“哥…”“唐…”“你千万不要回头看…”“恩?唐莉…”“向我这边走,向我这边走…”唐莉一步一步缓慢的后退着,“向我这边走…”同时,向唐秋招着手!“快…”“唐莉,唐莉!”“千万不要回头看…”“唐莉!”“别回头,别回头,快…”夜风,吹打窗帘的声音在唐秋的身后响起…“别回头!!!!!向我这边来…”唐秋,莫名其妙的看着面前神经质般的唐莉…“快!!---”然后他把头缓缓的转向自己的身后…(啊-----)(啊----)在那张被风吹起的窗帘后面,正挂着父亲那件沾满血污的衣服!(谔喝喝…)衣服领口的上方,有一件东西随风扬起…那是父亲乌黑的假发!!(唐莉)“爸!爸…爸爸的假发,不是烧掉了吗?那么,那件衣服!啊…”

  “唐莉,唐莉,你醒醒!唐莉,唐莉,你醒醒!”唐莉病了。她请了一周的病假在家里休息。唐秋还是一如既往的忙碌,每天傍晚下班,他都回来看一眼躺在床 上的唐莉,然后,就去和那个叫温 雅的女孩子约会。等他回家的时候,唐莉已经睡觉了。

  今天是父亲去世一个月的日子,这天晚上,唐莉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她打开台灯看了看表,已经快12点了,哥哥似乎还没有回来。唐莉的觉很轻,每天唐秋用钥匙开门进屋,唐莉都会听到声音,但今天没有。唐莉下了床 ,她没有开灯,她悄悄地关上自己的房门,然后来到唐秋卧室的门前,她把耳朵贴在门上,里面没有声音。“哥,哥…”没有回答。唐莉轻轻的推开了唐秋卧室的门。月光从窗户照射进屋子,唐秋的卧室里空无一人,唐莉走到了唐秋的写字台前,她拉开上面的抽屉。那抽屉里,除了那个黄色封皮儿的日记本之外,什么都没有。唐莉把手伸了过去,她拿起了那个日记本……(咣---)

  “啊----------!!!!”唐莉把头转向客厅,天呐!是父亲悬挂的遗像!从客厅的墙壁上砸了下来!“爸爸!爸爸!!!…”唐莉扔下了手里的日记本【乓】跑了过去,跪在了地上…“爸爸…啊啊啊…”那遗像被摔得粉碎,而照片上,父亲的双眼还是那样微笑的看着唐莉。“为什么呀,爸爸…爸爸!你这是为什么呀…额额额…”

  “怎么啦?唐莉,怎么啦?”唐秋惊愕的跑了进来,他抱起了唐莉(呜呜呜…)“唐莉,发生了什么事儿?这遗像,到底怎么回事儿?”(呜呜呜)“今天,是爸爸去世一个月,我想再看看爸爸最后的日记,我就到你的卧室去找。可是我刚拿起那本日记,爸爸的遗像就掉下来了!啊啊啊…吓死我了…哥,爸爸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们呐?”唐秋呆呆的看着满地的碎玻璃和父亲微笑的照片,他紧紧地皱着双眉。“唐莉你听我说,别再去找那本日记了,

  一会去烧了它吧,也许,也许爸爸也想看看自己最后的日记…”“不,你不能烧,那是爸爸最后的日记,我要留着,爸爸一定有事儿要告诉我们,我要留着,放开我!!”唐莉猛地从哥哥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她飞快的跑向那本日记…“唐莉!唐莉!…”“我要看,爸爸最后的日记!”唐莉,飞的一样翻开了那本日记…“我要看,我一定要看,不能烧,不能烧…啊----------------”“怎么了?!”“你看!!这日记!”唐莉剧烈颤动的手臂把日记本递到唐秋的面前(呜呜呜)唐秋哆嗦着接过了日记本,他试探着,把目光移了过去…“啊-------”那日记本上的日期就是今天!!9月4号!天呐!这怎么可能呐?此时,唐秋的身体仿佛是被一个无形的巨人放在掌心,拨来弄去的玩弄着,他不由自主的摇晃,他的双手像是被按上了马达猛烈的颤动!尽管这样,他还是咬着牙把那本日记往前翻!9月3号,2号,1号,8月!天呐!从父亲去世到今天,这日记已经被一天不落的记满了整整一个月!而每天的日记都只有两个字:我疼,流血,汽车,破裂,断腿,压碎,天理,报应,冤孽!…唐秋恍惚的看着,

  《张震讲鬼故事》由夜色网(www.xyese.com)整理!

  当他又把日记翻回到最后一页的时候,他看到,那上面写着鲜红的两个字:我恨---------

  (唐秋)“爸爸!”(唐莉)“啊!”唐秋大喊一声,他无力的跪在地上。“哥,你怎么了?…”“那人…那是报应…”“你怎么了?”“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爸爸,这都是报应…”“啊?怎么回事儿?…”“我,都是我,是我干的,呃呃呃…是我花钱雇人撞死了爸爸!…”“啊?!你!”“我是凶手,我是凶手…”“你?是你!你为什么?!”“呜呜呜…你知道,温 雅是个舞n,我发誓要娶了她,可是,可是爸爸说什么也不答应,呃呃呃…他说,只要我和温 雅结婚,就别想从他那儿拿走一分钱,而且,而且还要和我断绝父子关系,让他的几十万都与我无关……”“你,所以,所以你就买凶他!”“我也没有办法,温 雅是个舞n,但是我们是真心的,爸爸太固执了呃呃呃…”“你们,你们是真心的,爸爸固执,但是…”“别说了!爸爸已经来报应我了不是吗?我,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呐?啊啊啊”“去自首吧,拿着爸爸的日记,祈求他原谅你…”(呃呃呃…)

  陽光从窗户照射进来。唐莉睁开眼睛,唐秋已经在警局了。想来父亲的在天之灵也应该平静儿安详了。但是唐莉并没有太多的思念,他不明白,一个好端端的人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一个月前,父亲去世时哥哥的种种反常行为就让深爱父亲的唐莉充满怀疑,在那之后,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唐莉反复的研究父亲这半年来的日记,于是,她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然后她亲自导演了这一段诡异的剧情。唐莉想,也许冥冥之中真有一种力量在支持者人间的善良和正义,否则,昨天晚上父亲的遗像又怎么会突然掉下来呢。如果没有这一幕,哥哥的心理防线也许不会被顺利的击破。唐莉从床 边拿过那本黄色封皮的日记,她翻开了,她为自己喝彩,从8月5号到昨天9月4号,自己竟然替父亲写了整整一个月的日记。现在该是让这本日记安静的躺在抽屉里的时候了。唐莉把日记翻到最后一页…她惊呆了,她坐了起来,她睁大了眼睛,她看见,在那个日记本上最后一篇日记的日期居然是今天,9月5号!而这页纸的中央,写着两个醒目的大字:原谅(啊---)

  好了,这就是我要为你讲述的死者的日记

初次见面,请填写下信息吧:

相关灵异

第一个故事 《一双红色绣花鞋》

  第一个故事《一双红色绣花鞋》  李立和小斌是同班同学,他们上初三了。李立大小斌两岁,身强力壮的,而小斌却文弱得很,手无缚鸡之力。他们两家离得不远,每天俩人都是一块儿上学放学,要好得很。初三面临毕...

第二个故事 《穿雨衣的女人》

  第二个故事《穿雨衣的女人》  你找我干什么啊,你找我干什么啊,你找我干什么啊,啊哈哈...又是一个让人烦躁不安的雨夜,茹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节目。她盼望着明天能早点到来,因为丈夫叶...

第三个故事 《盒子》

  第三个故事《盒子》——  序幕:  萧华是一名大三的女生,她在一所远离家乡的大学读书,暑假前的一段时间里,一些学  业上的问题一直在困扰着萧华,索性她决定今年暑假不回家了,正好有一位同学说附近 ...

第四个故事 《请不要画我的脸》

  第四个故事《请不要画我的脸》  梁哲是古城美术学院大二年级的学生,这座美术学院一共只有几百名同学,却全都是绘画方面的天才。学院坐落在古城的文化区,校园里的学术气氛很浓,大家天天都把心思放在画画上...

第五个故事 白色的雪花点

  第五个故事白色的雪花点  石梅和石兰这对姐妹同住在这栋二层的小楼里,她们都是医生,而且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但是她们谁都没有结婚,由于她们的父亲往世的早,现在母亲一个人在美国,她们答应过母亲等她回过...

第六个故事 门帘儿

  第六个故事门帘儿  嘶……喝喝……好冷啊……喝喝……  这是蒋威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往年秋天,蒋威往一座城市出差的时候,住在了一家宾馆的四楼。那天晚上,由于旅途劳顿,蒋威早早就睡下了。可是睡到半夜...

第七个故事 我在等人

  第七个故事我在等人  “我在等一个人,你看见他了吗?”  大学五年级的学生杰克被分配到波斯纳的医院实习。这是一家相当糟糕的医院,往年这家医院由于一起医疗事故而远近著名,一个少女,被烧死在高压...

第八个故事 红绸带

  第八个故事红绸带  午夜一点刚过,大中医院十二楼手术室的灯灭了,龚大夫和陈护士,从里面疲倦的走了出来,哗啦一下,病人的家属急切的围了上去“大夫怎么样啊.?..情况严不严重,还有没有希望啊.?....

第十个故事 清扫工

  第十个故事清扫工  “喂?喂?醒醒,醒醒!”“嗯?……”“你怎么在这儿睡觉?怪吓人的,吓我一跳!”“哦,对不起,对不起,小姐,我实在是……太困了……”“哎好了好了……”“对不起……”(咔嚓---...

夜色鬼故事

夜色鬼故事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热门故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