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GUIGUSHI@QQ.COM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大案纪实 > 正文

「中国大案纪实」杀人不眨眼,万人追捕的屠夫

夜色鬼故事 夜色鬼故事 ⋅ 2019-12-11 00:31:05
更多精彩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qybggs

  2006年年9月23日,一个普通的星期六。和往常一样,柳河县柳南乡通沟村在“喔喔”的鸡啼声和弥漫着蒿草味的炊烟中醒来。

  村民们有的下地耕作,有的喂养牲畜,有的在张罗小卖店等小本买卖开张。村东头住着的石悦军家就是靠屠宰生猪卖而发起来的富裕户。他家有一个大院,院内有三间砖瓦房,门上贴着祈福的对联,燕子衔泥在他家屋檐下垒起了一个美丽的小窝。

  右侧有猪圈、宰猪场、放猪肉的作坊,左侧有一个带铁门的车库,专门搁放“福田”牌白色半截子货车。院外还有他家的田地。清早起来,石悦军和平时一样开着车到和平乡大栗沟村买了四头生猪,准备周日到通化县干沟乡赶集卖猪肉。他把猪拉回到自家圈里,四头肥猪冲他直哼哼。

  平时,他会兴奋得操起刀边哼着歌边将猪杀死、煺毛、开膛。他平生只有两个爱好,一个是爱听田Z唱歌,一个是杀猪。田震的歌能给他的精神以满足,杀猪使他的生活得以保障,使一家四口过上好日子。

  石悦军18岁辍学后便在住地附近村屯以杀猪卖肉为生。可当日的他却相当烦躁。

  这烦躁四个月前就像无数的蚯蚓噬咬着他的心月初,通化县二密镇个体屠宰户李某承包了二密镇屠宰点,按有关部门规定周围邻近村屯的肉贩子都要到二密镇屠宰点屠宰检疫后才允许到市场销售。

  因到屠宰点杀猪需交屠宰费和检疫费,一头猪总共要交63块钱。石悦军心里不满。更令他不能接受的是李某这个人。用石悦军的话说,李某经常高收费,还欺负人。

  经过他们盘剥一圈下来一头猪也挣不了多少钱。可是不去屠宰点屠宰,他又惹不起李某。开始,他为了自己损失少一点,每次去二密镇屠宰点时,都先在家杀一头猪,然后带着肉再拉一头猪到屠宰点宰杀检疫,这样能省下一头猪的屠宰检疫费。他想蒙混过关,可是李某却不让。

  一次,石悦军又带在家杀好的猪肉和一头猪到屠宰点时被李某发现,李某将他的猪肉没收,还要罚他3万至4万元钱。后来他通过熟人好说歹说交了几千元罚款。本来就视钱如命的石悦军气坏了,他产生了杀死李某的想法。

  复仇的怒火烧得他饭不思,茶不饮,整天烦躁不安。家人感到奇怪,领着他去看了心理医生。医生嘱咐他要适应社会,放宽心胸,到外面走走。媳妇领着他到南方游玩了一圈,但温柔的亲情并没有拉回他复仇的心。回来后到屠宰点屠宰猪时,面对李某,他把仇恨一刀一刀地砍在猪的身上

  这时,他望着那4头猪,想到明天还要赶集卖肉,所以还得硬着头皮去到李某的屠宰点杀猪。

  一想到还要送上门去受人家欺负,否则没有别的出路,他问自己,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于是,9月23日15时,他在村里理完发后,到村里药店买了两小瓶鼠药,心中暗自决定:“如果李某刁难我,我就杀死他,然后喝药自杀。”

  天黑了。石悦军带着4把杀猪刀,开着半截车拉着两头猪来到了二密镇李某的屠宰点。他把两头猪卸下车后,在一家饭店找到了正在和两人喝酒吃饭的李某。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从来滴酒不沾的石悦军也凑上前喝了一杯啤酒。

  23日23时许,李某和石悦军从饭店出来又遇到了二密镇干沟村的两名个体屠宰户。他们又来到一家肉串店吃肉串喝酒。其间,李某当着另两人面声严厉色地问石悦军:“你这回带没带家里宰杀的肉来?”“没带。”石悦军回答道。

  “你再带,我还收拾你!”“我没带!”石悦军重复了一遍。“我在喝酒,你别惹我,惹我我现在就收拾你!”李某颐指气使地说。他哪里想到平时不声不响的石悦军此时正想要他的命。

  另两名屠夫冲石悦军直使眼色。石悦军在酒桌上强咽下了这口气。9月24日凌晨,四人从肉串店出来。李某让他们三人上自己的半截子车。

  他们不知要干啥,只不过平时听惯了李某的吆喝,都乖乖地上了车。石悦军坐在副驾驶位置。李某开车拉着他们向二密镇北甸子村方向驶去。途径二密镇大连川村时李某将车停下,对后座上的二人说:“你俩下车,我和小石子单独谈谈。”另两人下车后,李某拉着石悦军继续前驶500多米后,李某将车停下。

  石悦军看李某转身伸手到后座要拿东西的瞬间,立即猜测李某要收拾他。面对身高体壮的李某,石悦军知道一对一地打不行,必须出其不意才能治住他,那么此时不下手还等什么?说时迟那时快,石悦军“嗖”地从身上的背包里抽出一把杀猪刀朝李某的腹部捅了一刀。

  “哎呀!石子,你这是干啥?”李某抓住他的双手连忙说软话:“明儿我给你办个杀猪点,你快把我送、送医院。”他看石悦军两眼冒凶光,知道不好,急忙下车往车后二密方向跑去,刚跑出六七步就倒在路边沟里。石悦军追上前狠狠地朝李某身上连捅数刀将他杀死。

  而后他跳上李某的半截车驶向二密镇。途中,他想起了平日里和自己有过矛盾的人,反正都是一个死,不如把仇人都杀死后再自杀!

  夜越来越黑,沉寂的村屯,酣睡的父老乡亲做梦都不会想到脚下这块古朴的土地会生长出一个灭绝人性的恶魔,正在实施杀害乡亲们的杀人计划。

  1时10分左右,石悦军开着李某的车回到二密镇,乘换自己的白色半截子车,来到二密镇负责检疫工作的畜牧站副站长王玉良家。他以为猪检疫为名叫门。王玉良起来打开门,石悦军趁其不备用刀刺中他的胸部。王玉良媳妇见状从炕上起来大声喊叫,石悦军上前又将她捅倒在炕上。

  这时在隔壁住的王玉良的父母听到喊声相继跑过来,都被石悦军挥刀杀死。石悦军将屋灯关闭走到房门口时,遇到了从隔壁赶来的王玉良的哥哥王玉洪。

  石悦军上前朝其胸部捅了一刀,由于用力过猛将刀折断,并将自己的右大腿划伤。杀猪刀掉在地上,王玉洪转身往外跑,石悦军随后紧追但没追上。

  1时40分左右,石悦军驾车前往柳河县三源浦镇,因为在18年前,当时只有18岁的他到三源浦镇于洪勇家小卖店想偷个面包吃,没等拿到手就被于家发现了,是同学于洪勇当时用打鸟的火药枪击中了他的腹部,至今还有几粒枪砂在腹中未取出,他一直记恨在心。“杀掉他!”石悦军边想边向三源浦镇疾驶。

  由于到三源浦镇路过自家所住的通沟村,他又想到村里的刘国华和王刚该杀。因刘国华家小卖店以前一直卖他的猪肉,三四年前的一个中秋节,他的猪肉没够卖,就没给刘家小卖店留,引起刘妻曹德琴不满,从此刘家不进他的猪肉了。王刚是因为以前帮他杀猪,后来不帮了,赊了他4000多元钱的猪肉没还。这些他都怀恨在心。

  24日2时许,他开车回到通沟村自家门前,来到他侍弄得非常干净的小院,他轻轻地打开一扇窗户,他知道妻子儿女还都在熟睡。这近在咫尺的幸福也未能浇灭他心中复仇的火。

  他回家是要把兜内3000元钱留给妻儿。他把钱放在了窗台上。他迅速来到距离自家只有20米远的刘国华家的小卖店,买了四袋面包四瓶饮料。

  在刘国华往出送他时,他从兜里拿出杀猪刀转身刺中刘国华的胸部。刘妻曹德琴看见后惊恐地从炕上坐了起来。石悦军蹿上炕照她身上连捅数刀。

  24日2时30分左右,石悦军来到王刚家,以求王刚帮助杀猪为名骗开了门,趁王刚正在炕上穿裤子时朝其腹部刺了一刀。

  王刚拼命顽抗没被刺死。为抓紧时间去三源浦镇,石悦军转身跑出屋外。24日3时许,他来到三源浦镇于洪勇家,以在三源浦镇歌厅打仗把人捅坏了想借点钱逃走为名将门骗开,乘于洪勇不备抽刀刺向其胸部,于洪勇边和他厮打边喊媳妇快跑。(夜色鬼故事www.xyese.com)

  石悦军又一刀刺向于洪勇的脖子,随后又把于洪勇摁倒在地并将其掐死。厮打中,石悦军的刀掉在了地上,他来不及找,跑到屋外车上又拿了一把尖刀返回室内要收拾于洪勇的媳妇和孩子,发现于妻已把西屋的门插上。

  他用臂肘将门玻璃砸碎举刀向于妻脸上捅了几刀。听到于妻在打电话报警,他怕耽误时间被人抓住,便迅速回到车上,开车往通沟村走。

  天渐渐放亮了。石悦军开车走到柳南乡荆家店公路立交桥时把车停下,掏出手机向相反的方向撇掉,然后把两小瓶鼠药兑进饮料里,继续驾车回到通沟村把车停在村口路旁。在车后座上拿出一件黄棉袄穿在身上,用一个车座套把面包、饮料、两把杀猪刀等物包上,在晨雾的掩护下,钻进了通沟村南山玉米地里 。

  9月24日3时许,通化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通化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汇报:通化县二密镇畜牧检疫站副站长王玉良一家四口被杀害。

  通化市主管刑侦的孟庆然副局长、刑警支队卢永斌支队长、王光宇政委、武善发副支队长带领侦查员赶到现场。调查中发现,二密镇屠宰点的李某也不见了。

  当日4时许,他们在二密镇粮店的门口找到了李某的车,车上有血迹。继续搜查,他们在不远的路沟里发现了李某的尸体。

  这时,他们又接到柳河县报案:柳南乡通沟村刘国华夫妻被杀,王刚受伤,三源浦镇于洪勇被杀,妻子徐红艳受伤。根据伤者王玉洪、王刚、徐红艳指认,确定犯罪嫌疑人就是石悦军。

  锁定犯罪嫌疑人后,他们果断作出如下部署:认真勘察五起犯罪现场;对所有公路要道、铁路车站、桥梁隧道设卡堵截;清查宾馆、旅店、歌厅、舞厅等娱乐场所;通过广播电台对出租车司机宣传通报;对犯罪嫌疑人所有关系进行布控 另一方面,迅速向上级报告。

  省公安厅指挥中心接到报告后,要求组织精干力量,加大工作力度,缉捕犯罪嫌疑人。抓紧进行布控,严防发生新的案件。

  破案指挥部设在柳南乡乡政府。

  聂文权听取汇报后当场作出7点指示:1.要研究逃跑方向,要论证充分,作出科学判断:

  1 要分析嫌疑人的犯罪心理,调查他身上是否带了逃跑资金;

  2运用DNA和指纹鉴定研究他使用的工具;

  3.要不断整合情况,根据已获得的信息作出符合客观实际的部署;

  4.要严密设卡堵截,决不允许嫌疑人逃出吉林阵地给社会造成危害;

  5.要动员村民搞好村屯联防,护村护屯;

  6.要对嫌疑人所有社会关系和落脚点秘密布控;

  7.要加大搜寻力度,发挥技侦作用,专家组要拿出具体意见,为尽快抓人提供科学指导。

  聂厅长鼓励大家要把握时机,尽早破案。基于案情重大,为保障经费,聂厅长经与指挥部其他领导商议决定由省公安厅拿出20万元支援柳河县警方破案。聂厅长给参战民警既带来了精神鼓励又带来了物质支持,大家深受感动。

  指挥部连夜落实聂厅长指示,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领导进行了周密研究,当时划定柳河、通化两个县,柳南、二密、三源浦、光华、大栗沟、红石5个乡镇29个村屯的侦查范围。

  一道道警力又重新进行了加固和完善,设卡组由柳河县公安局长王云波负责;

  印制嫌疑人照片及悬赏通告,广泛发放张贴由柳河县公安局局长助理兼刑警大队长刘全武负责;

  犯罪嫌疑人19个社会关系调查布控由柳河县公安局政委杨海波,副局长邓万军、李万军、宋涛负责;现场勘察组由通化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卢永斌、政委王光宇负责;搜山组由通化市公安局副局长王云鹏负责;

  各县情况调度组由通化市公安局副局长孟庆然负责;

  省公安厅专家组王永霖等负责认真跟嫌疑人家属谈话,了解整个过程的真实情节,为侦破此案提供方向性依据。

  9月25日,带有犯罪嫌疑人照片的通告广泛张贴在柳河县的城市、农村、大街小巷、文化娱乐场所以及交通要道,对提供抓捕线索的人公开悬赏10万元;各县市区、乡镇街、村屯层层召开通报会,发动群众自防联防,发现线索及时报告;省、市、县三级电视台全天候播出滚动字幕。

  广播电台和省内各家报社分别刊发通缉令和嫌疑人照片以及悬赏10万元的消息;各互联网都在通缉公安部挂牌督办的A级逃犯 。

  警车发动了,摩托车发动了,民警巡逻、设卡、堵截、走访、排查,他们的身影不知疲倦地在这块山区的土地上穿梭着 。

  神兵天降军、警、民万余人搜山追剿

  天黑了,秋风刮得玉米地里的叶子哗啦哗啦地响。石悦军趴在这片玉米地里等太阳落山已经等了一天了,饭量本来就大的他已经把在杀刘国华时买的四袋面包吃光了,肚子也饿了,于是,他悄悄走出玉米地,来到通沟村南沟里山上闫洪禄家的空房。他见房门上锁,便将后窗撬开钻入屋内,然后再把窗户在里面用绳绑好。

  他在这里足足呆了两天。闫家人由于听从了乡党委召开大会时强调的增强自防意识,这两天没敢上山,躲过了一劫。两天里,他把闫家能吃的东西都吃了,连铁锹把、斧子把、镰刀把都当柴火烧了。26日下午,他发现有人上来搜山,觉得这个住处不安全,但他不想马上喝掉加了鼠药的饮料,因为他还有几个仇人没杀。

  9月27日6时许,他饥肠辘辘地出发了,沿山路来到南山孙洪连家的小房子打算弄点吃的。来到小房子前,他发现孙洪连夫妻在家。这夫妻俩本应该也像老闫家那样躲过这两天

  再上山,因为这期间公安机关已将防范工作深入到了每个村屯,防范意识已经家喻户晓。孙洪连的亲戚对记者说:“当时家里人也劝孙洪连夫妻躲过这几天再上山,可老两口舍不得家里的牛饿着,就上山了,哪成想和杀人恶魔碰了个正着。”

  这时孙洪连也看到了石悦军,慌忙中对他说:“你怎么这么糊涂呀,杀了那么多人,你想要啥拿啥,你可别杀我呀!”石悦军问孙洪连有没有吃的,孙洪连急忙给他拿了几袋面包和榨菜。灭绝人性的石悦军怕孙洪连夫妇报案,在接过面包和榨菜后抽出随身携带的杀猪刀刺向孙洪连。

  孙妻刘继芬见状抡起一把砍柴斧砍向石悦军头部,石悦军一躲,斧头将其头部划伤。石悦军上前抢过斧头,照着被刺倒在地上的孙洪连头部砍了两斧。刘继芬见状匆忙向外跑去,石悦军追上前将她砍死,然后将尸体拖到了距住房50米余远的沟塘里。

  9月27日15时,指挥部接到报告,柳南乡通沟村独居山中的村民孙洪连夫妇被杀。法医进行尸检后发现犯罪嫌疑人使用的工具是斧子,现场勘察时还看到米饭等食物。

  专家分析嫌疑人很可能由于饥饿找食物吃,然后杀人灭口。侦查员在山上走访时又发现了闫洪禄家,找到闫洪禄让他回家一看,他家的猪油、咸鸭蛋等都被人吃光了,还丢了迷彩服、鸭舌帽和鞋。

  最主要的是:侦查员在现场发现了石悦军半截子车上的坐垫套,法医在一个小盆上提取了一枚指纹。此前,恰好通化市公安局给居民办理第二代身份证时为所有的居民建立了指纹档案,这枚指纹经检验正是石悦军所留,因此认定此案仍是石悦军所为,指挥部决定并案侦查。由于闫洪禄家的炕还是热的,证明石悦军没有走远。于是,指挥官在附近重点区域划出214平方公里侦查范围。

  9月27日下午,聂文权厅长赶赴现场指挥部。在北京参加会议的史历副厅长会后连夜赶回长春,于9月28日凌晨奔赴现场指挥部。

  紧接着,总指挥聂文权决定调兵遣将,武警吉林省总队总队长陈明乐亲自调动1000名武警精兵赴战;

  白山市、辽源市公安局各出动500民警分别由局长刘凤山、任剑波带队应战;

  通化市公安局出动2000名民警;梅河口市公安局出动300多名民警;

  长春市、吉林市公安局也提供了强有力的设备和人员支持。

  通化市委、市政府组织动员民兵预备役和群众骨干协助公安机关开展搜捕工作。一支由公安民警、武警官兵、民兵预备役和当地群众组成的1.2万余人的搜捕队伍,由李东太、史历副厅长两位前线指挥分别负责围捕和侦查指挥工作,进行了大面积拉网式搜山、设卡和蹲守。

  吉林省通信管理局、省移动、联通、通讯、卫通公司为案件侦破提供通讯保障。一辆辆应急通讯车辆矗立在大山深处,昼夜工作,确保通讯网络畅通。

  9月28日16时,聂文权和通化市委高广斌书记组织召开有通化市各县(市)委书记参加的会议,对围捕工作作出部署,特别是对加强安全防范工作提出明确要求。

  可是,此地山高林密,正值秋季,连成垄的玉米地里一株株结实粗壮的大玉米织成了一片片齐刷刷密匝匝的青纱帐,茫茫无际一直延伸到山上,和山林交织在一起,地形复杂,侦查面积大,搜捕工作艰难地进行。

  缩小包围青纱帐里擒住杀人恶魔

  石悦军自9月27日杀了孙洪连夫妇从山上下来后,本打算再潜入通沟村去杀多年前打过他的一个村民,可是他发现公路上有警察、武警,还有警犬,又看到各个路口都有人把守,觉得无法下手,只好顺原路回去。当他沿着铁路和公路之间的大河走到吕家堡前的玉米地时,看见两辆警车从河床内驶过来,他吓得一头钻进了玉米地里没敢再动。饿了他就掰生玉米吃,渴了他就喝沟里的水。

  9月29日3时许,狗急跳墙的石悦军翻墙窜入赵玉福家院内房后空屋,想找吃的没找到。在玉米地里呆得鞋都湿透了,他换上了在闫洪禄家偷的鞋,躲在里面休息。

  当日5时许,早起的赵玉福看到自家空房门前有双陌生人的鞋,知道家里进来人了。他拿起个叉子走到空房前。石悦军躲在暗处看见了赵玉福,趁其不备挥起杀猪刀将他捅死。赵玉福妻子管玉梅听见动静跑出屋,石悦军回身将她刺死。这时,邻居刘金平持棒出来一棒打在石悦军头上。杀

  红眼的石悦军向刘金平连捅几刀将他刺伤后,又将刚从屋里跑出来的赵家的孙子赵金凯杀死。

  这时,石悦军觉得自己的行踪已彻底暴露,无法逃出警方包围圈,便从背包里拿出加了鼠药的饮料喝下,然后蹿入吕家堡村南玉米地。

  9月29日5时50分,指挥部又接到报告:5时45分,柳南乡吕家堡村3名村民被石悦军杀死,1人在搏斗中受伤。发现杀人恶魔石悦军的踪迹后,指挥部总指挥聂文权立即命令组织力量开展集中围捕,缩小包围圈,疏散村民,并采取合围、追踪、搜查、设伏相结合的战术,全力开展缉捕行动。同时,对附近村民进行疏散,强化防范措施。

  当日11时30分,省委副书记唐宪强赶赴现场,代表省委书记王云坤、省长王珉向全体参战公安民警、武警官兵表示亲切慰问。

  9月29日12时许,武警战士排查到柳河县柳南乡吕家堡村通梅一级公路附近玉米地时,突然发现一个人在玉米地里匍匐着。武警战士持枪上前核实,此人惊慌失措起身逃跑,武警战士追出不到10米将他擒获。经警方确认,该人正是杀人恶魔石悦军。警方当场从他身上搜出尖刀一把。

  杀人恶魔石悦军被抓获的消息不胫而走,当地百姓奔走相告,自发组织起来,将押解石悦军的道路围得水泄不通,纷纷鼓掌庆贺,拍手称快,一些曾受惊吓的百姓喜极而泣。

  2006年11月25号,吉林省通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石悦军特大杀人案开庭审理,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判处被告人石悦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初次见面,请填写下信息吧:

相关灵异

夜色鬼故事

夜色鬼故事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热门故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