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GUIGUSHI@QQ.COM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鬼话连篇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偏僻乡村里抱着红色婚纱睡觉的诡异男人

鬼大爷鬼故事 鬼大爷鬼故事 ⋅ 2020-04-05 20:36:28
更多精彩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qybggs

第四章 五指淤青

所有事情到这里,就没有什么头绪了,疑点越来越多,于洋坐在桌子上耷拉着脑袋,看着手机中的照片,其中一双脚印已经证实是关易的,另一双脚印经过测量,尺码是39,这要说是男人的脚,感觉小了,但要说是女人的,这脚也太大了点,心烦意乱,无节奏的敲着脑袋,今天在停尸间的事还历历在目,心里一阵阵冷寒。

“你在烦什么,明天好好休息吧,我还羡慕你呢。”石青歪着头看了于洋一眼,又继续沉迷在了跟女网友的聊天中。

“你对着天空开几枪,立马就能和我一样拥有假期。”于洋摸着耳朵,没有把在停尸间的事情告诉石青,不想牵连更多人,石青问了许多次为什么开枪,都只能敷衍过去。

“还是别了,估计徐老大发雷霆就把我的警证给销了。”石青笑眯眯的从沙发上爬起来坐着,“你也别想那么多了,休息时间休息,干嘛把自己搞的那么累,会垮的。”石青起身走到冰箱前拿了苹果汁慵懒的喝着。

“你还真不客气,这可是我家。”

“不就喝杯果汁吗,这么小气,走,去喝点酒,发泄一下压力,说不定,迷糊中能想到些什么。”石青从沙发上起来,搭着于洋的肩膀,“你请客。”

“我就知道你是来坑我的。”

楼间传来石青的大笑。

喝完酒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石青也回家了,于洋拉开窗帘,看着远处闪烁的霓虹灯光,迷了眼,突然眼前闪过一抹白影,模糊不清,忽远忽近。酒喝多了吗?怎么出现幻觉了,于洋揉揉太阳穴,打算回房睡觉,转身的时候,却迎来一张发臭的惨白脸,于洋下意识的抬脚一踢,可是踢空了,那人的身影是虚无的,于洋的大脑一懵,就在这时,一双有力的大手凭空出现在于洋的脖子上,掐住提上了半空,于洋挣扎着,脸已经涨红,努力呼吸着那美味的空气,而那人隐藏了身影,可于洋还是停在半空,他看不见那双掐他的手在哪,但他能真实感受到这手正在用力缩紧。

“你还我的婚纱,你还我的婚纱…”冰冷的声音从房间的四面八方传来,捕捉不到声音的方向,这股寒气让于洋一直打着哆嗦。

于洋听这声音好耳熟,“我…我奶…子…知道。”于洋硬从喉咙里挤出这几个发音不全的字出来,才想起这声音是死去的关易的。

“你还我婚纱,你还我婚纱……”一声大喝,显然是动怒了。

于洋的眼睛通红,他感觉自己只有呼的气了,眼睛不停的眨啊眨,看不清了,他好累好难受啊,想闭上眼睛,死亡逼迫着他,再不松手,就真的要去跟阎王报告了,“公…公…安局…”模糊中他看见了关易那张放大版的青白色脸,流着血泪,突然觉得好恐怖,头一歪,便不醒人事了。

“主人,那家伙又给你来电话啦……”手机铃声把于洋吵醒,天已经大亮了,于洋从地板上爬起来,全身骨头散架似的的痛,脖子也痛,按下接听,听了一会儿,于洋皱着眉头,说:“好的。”于洋迅速的洗漱,换好衣服,却在镜子中看到了脖子上那一圈带点红的淤青,有着五指印,想不了太多,用衣领拦住脖子,搭车去了局里。

一进门口,就听见撕心裂肺的哭声,悲恸的影响着每个人的情绪。

初次见面,请填写下信息吧:

相关灵异

长篇鬼故事之《神秘的鲁班书》

楔子2015年5月的某个周末的早上,我刚来到侦探社的办公室,黄凡那家伙的电话便打了进来,说有命案要我过去跟他看一看。命案发生的地点在市第一中学A栋女生宿舍楼三楼,根据宿舍管理阿姨的介绍,昨天晚上凌晨一...

鬼大爷鬼故事

鬼大爷鬼故事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热门故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