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GUIGUSHI@QQ.COM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鬼话连篇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偏僻乡村里抱着红色婚纱睡觉的诡异男人

鬼大爷鬼故事 鬼大爷鬼故事 ⋅ 2020-04-05 20:36:28
更多精彩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qybggs

第五章 许一死了

“发生什么事了?。”于洋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问。

“哎,昨晚上警局闹鬼了,然后今天早上,有人发现许法医死了。”小王神情哀痛。

“什么?许叔是怎么死的?凶手又是谁?”于洋因为情绪激动,不停的摇晃着小王的肩膀。

“别摇了,别摇了,我哪知道凶手是谁?咳咳——不过他是被人掐断了脖子死亡的。”小王甩开于洋。

于洋失魂落魄的走到痛哭的女人面前,半跪着,“婶儿,节哀顺变!”于洋说着说着也忍不住抽泣。

“是我对不起你叔,这么些年,没给你叔生个一儿半女。”许倩声音哽咽嘶哑,脸上泪流不止,“早劝他不要再做法医这行了,可他不听,非说要人死的明明白白的,如今他却落得死不瞑目的下场,这造的什么孽啊。”说到动情处,又忍不住嚎啕大哭。

“婶儿,你放心,我一定查清楚,抓到凶手。”于洋擦了擦眼泪,变得无比坚定,此刻的他更有一个警察的风范。“婶儿,许叔死之前有什么反常的行为?”

“没有什么反常,硬要我说一件的话,就昨晚大半夜的他做了噩梦,大口喘气儿,全身不能动弹,我推他都推不醒,没过多久,他就平静了,那会儿应该是噩梦过去了吧,谁知早上起床后,他久久不醒,我看见他脖子上有一圈淤青,探了鼻息,就……”许倩哭的接不上气,纸巾擦了一次又一次。

于洋对着许一的遗体双腿下跪,双手颤抖的揭开了白布,映入眼帘的是许一睁大的双眸,瞳孔已经扩散了,嘴巴大张,可见临死前还在努力的大口吸气,脖子上显眼的淤青,于洋不自然的隔着衣领触碰着脖子,他也同样有着还没消散的淤青,眼底冒出寒意,许叔肯定是那人杀的,双手握拳,青筋暴起

随后新来的法医检查了尸体,确定是许一是窒息而亡,除了脖子,身上没有其他伤痕,死亡时间在凌晨一点左右,法医拍了几张照片,归入了档案。在凶手没抓到之前,尸体暂停放在公安局。

于洋收拾好心情,扶起许倩进屋,倒了杯热茶,“婶儿,你先平静一下,我去问点事情。”

石青抱着一沓文件过来,看见于洋,便打了声招呼,“太阳。”

“什么事?”于洋停下脚步。

“你去干嘛?”

“我去问问小王昨晚警局闹鬼的一些细节。”于洋强笑说着。

“不用问他了,我知道。昨晚上,一个值班警员看见一个人,然后就跟了过去,那人似乎在找东西,嘴里说着什么婚纱,就过去拍了那人的肩膀,然后就吓晕了。”石青简单的说了几句,“随后今天早上看了监控录像,根本就没他说的那个人进去过,一直都是他一个人。我们怀疑他是不是精神有问题,便送去了医院,他在医院醒来时,已经神志不清了,啥都问不出来,他嘴里只会说两个字,婚纱。”

于洋听到婚纱两个字,全身哆嗦了一下,他相信那个警员的经历,就如同他在停尸间和酒后在家里发生的事一样,恐惧是脱缰的野马,疯狂的狂奔。只是可惜那警员,精神崩溃了。

“局里没丢什么东西吧。”于洋闭上眼睛,睁开时却锋芒四射。

石青摇了摇头,突然觉得眼前的于洋变了,说不清楚变化在哪。

“那就好,我先走了。”于洋丢下一句话,大步流星的走向了远处。

第六章 发现线索

档案室,于洋用电脑翻看着照片,心里有些烦闷,看着照片也是怀念,有些吓人,但也不在乎了,一遍遍不耐烦的翻着,手握着鼠标,点击速度快了,照片突然间放大了,于洋发现了些什么,放大,放大,再放大,那双暴突的瞳孔里有个人影,照片放大就模糊不清了,于洋又在电脑上弄了一番,利用小孔成像的原理,经过多步技术处理,终于看清瞳孔里的扭曲的人影,于洋冷笑,又想了想那番话,发现了漏洞,从容的走出档案室。

由于事情发生的太多,于洋请求调查案子,徐严看着眼前站的笔直,目不斜视的年轻人,这两天的时间,让他变得成熟和坚韧,这是徐严没想到的,欣然同意了。

于洋从办公室里出来,便马不停蹄的去了毛呢那,毛呢父亲的案子还没解决,不能再拖下去了。

“你好,我叫于洋。”于洋出示警察证,礼貌性的伸出手。

毛呢怔愣了一会,有些恍惚,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最终归于平静。

“毛先生,毛先生。”于洋的手在毛呢的眼前晃了晃。

“哦哦哦,不好意思,我一个农村的不懂那礼数。”毛呢露出一个憨厚的笑。

“这样啊,没事,我问你几件事,问完就走。”

“你说。”

“你知道关易有女朋友吗?”

“他说有,但我一直没见过。”

“你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他是以什么事情找你的?”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半个月前,具体记不清了,他前段时间说介绍他的干妹妹给我认识,他给了我扣扣,并一再警告我不能伤害他妹妹,然后我跟他妹妹便经常上网聊天,聊了半个月左右,我便向他提出要跟他干妹妹见面,但他不肯,最后我跟他妹妹便没有再来往了,后来听说他妹妹得了癌症去世了。”毛呢回忆。

“他妹妹叫什么名字?”于洋快速记录,皱着眉思考问题,这案子越来越迷了,咋还跑出个干妹妹出来,难道这干妹妹跟毛呢的爹有关系?

“他妹妹叫王小芳。”

“冒昧问一句,你穿多大码的鞋。”于洋有些不好意思。

“这,这跟案子有关吗?”毛呢有些懵。

“无关,没事了,我先回局了。”于洋笑了笑,瞥了一眼毛呢的鞋子。

对话到此结束,于洋去了趟阖家村,想去了解一下这个王小芳,但四处打听,都说没有这个人,难道是毛呢在说谎?

黄昏,于洋回警局打算再看看关易留下的婚纱等东西。带着手套,翻弄着婚纱,但也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他又习惯的摸着耳朵,看着婚纱等物品发呆。

夜色鬼故事www.xyese.com

“发现些什么没?”石青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

于洋摇摇头,“我总觉得这个婚纱和钻戒怪怪的,但我看不出哪不对劲。”

石青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次性手套,翻了翻两件婚纱,“咦,这婚纱码数居然是三个加的,这得多大的身形才穿的进啊,Oh my god! ”

于洋突然一拍桌子,立马拿起那钻戒试着带了一下,这钻戒套在他手指上,还大了一些。“我懂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了,也许我找到了答案。要是破案了,我请你吃饭。”于洋欣喜若狂,抓着石青的肩膀不停的摇,“走走走,我们立马去调查关易的手机中的信息。”拉着石青,就往外跑

“我要吃鲍鱼,大闸蟹,大龙虾……”

于洋约毛呢见面,拿出一枚钻戒,让毛呢带上。“这……”毛呢不解,有些不敢置信。

“别误会,今天约你来就是跟你聊有关案子的事情,你先试试这钻戒大小合不合适。”于洋喝着茶慢悠悠的说着。

毛呢拿起桌上的钻戒看了看,选择带在了无名指上。

于洋嘴带微笑的点了点头,像是明白了些什么。

“你知道这个钻戒是谁的吗?”于洋盯着毛呢的眼睛。

“谁的?”毛呢被于洋这么看着,神情有些不自然,低着头摸了摸手上的戒指。

“你的同学关易的。”于洋笑着说。

“哦哦哦,这算是线索吧,你还是带回警察局吧。”毛呢把戒指取下来,推向了于洋。

于洋微笑着把戒指收下了,聊了几句,便走开了。

初次见面,请填写下信息吧:

相关灵异

长篇鬼故事之《神秘的鲁班书》

楔子2015年5月的某个周末的早上,我刚来到侦探社的办公室,黄凡那家伙的电话便打了进来,说有命案要我过去跟他看一看。命案发生的地点在市第一中学A栋女生宿舍楼三楼,根据宿舍管理阿姨的介绍,昨天晚上凌晨一...

鬼大爷鬼故事

鬼大爷鬼故事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热门故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