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GUIGUSHI@QQ.COM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鬼话连篇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偏僻乡村里抱着红色婚纱睡觉的诡异男人

鬼大爷鬼故事 鬼大爷鬼故事 ⋅ 2020-04-05 20:36:28
更多精彩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qybggs

第七章 真相

警局,一帮人在开会,“于洋,案子进展如何?”徐严坐在主位,问到。

“已经调查清楚了。”于洋拿着一沓文件,整理了一下,喝了口水润喉,便继续说到,“我前几天向毛呢进行了问话,其中他有提到过两个人,是关易的女朋友和干妹妹,然后我接着去附近了解了一下这两个人,结果却是根本不存在,后来我调查了关易的通话记录及qq方面的聊天记录,发现这个干妹妹和女朋友其实就是关易凭空捏造的,甚至以干妹妹的身份与毛呢聊天。”

“哦?!难道说这个关易跟毛呢有情感纠葛?”石青提出疑问。

于洋从抽屉里拿出一件红色婚纱和钻戒,“大家可以看看这件婚纱和钻戒的大小,码数都是最大的,女人的身骨都比我们男人相对较小,但也不排除肥胖过度者,但是我调查过关易的手机通话录里除了跟家里父亲打个电话,剩下的记录全部是跟毛呢的通话,这点可以证明他并没有女朋友。我让毛呢试过了那戒指,大小刚刚好,而婚纱我参照过他的身形,也是刚刚好。毛呢的父亲也许是发现了两人之间的这种关系,老人家的封建思想是接受不了同性恋的。”于洋一口气说完这大段话。

“他父亲死前为什么不反抗挣扎?毛呢是不是也参与其中。”小王举手提问。

“我们刚开始调查案子的时候就想错了方向,因为死者没有挣扎,我们就认为他跟关易有非一般的关系,但是我们忽略了一个人。”于洋停顿了一下

“是谁?”底下的人纷纷小声猜测。

于洋对那些猜测都摇了摇头,“是死者六岁的小女儿。当我们刚发现死者的时候,他女儿睡的正香甜,死者怕把女儿闹醒了,怕凶手也伤害女儿,所以不挣扎不求饶。”

全场鸦雀无声,也许是为了那位伟大的父亲默哀,也许是觉得这个答案太过震撼。

于洋又接着说,“至于为什么要杀害死者,从之前的推断来说,关易是一名同性恋,这事被毛呢的父亲发现了,所以不让儿子跟他有来往,而毛呢也没有任何表示,让关易气愤,也就导致了这场悲剧的发生。各位应该还记得记事本里的内容吧,我查了一下日期,正好是毛呢跟那个干妹妹没有来往的那段时间,关易以干妹妹的身份跟毛呢聊天,婚纱戒指都是给毛呢买的。”

“那关易难道是畏罪自杀的?”

“不,我问了关易自杀那条河附近的居民,有人证明关易生前见过一个人,那个人走后没多久,关易就跳河自杀了。”

“那人是谁?”大伙齐声问道。

于洋打开了身后墙的大屏幕,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照片,两双脚印。大家不明所以,“这是我在关易自杀现场找到的,后来经过在停尸间的证实,其中那双稍大的脚印是他的,另一双脚印尺码是39,咳咳——后来我偷偷的从毛呢的家中拿了一双毛呢曾穿过的一双鞋比对了一下,由此证明那脚印是毛呢的。”

“你又怎么证明是毛呢呢,39码的鞋太多了。”警局中的另一位老成员提出质疑。

“我前面就有说过,关易没有朋友,只有毛呢一个亲近的人,他的人际关系太简单了,所以可以确定是毛呢。”

于洋说完,已经没有任何疑问,案子的疑点解释的详细清楚,全场爆发一阵掌声,徐严对于洋的表现也是相当满意。

于洋伸手示意停,于洋按了手中的遥控器 ,大屏幕出现了许一的照片

“今日便也让许叔的死真相大白吧。”于洋沉重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台上的照片上,“照片中的眼睛是无限放大的,大家都知道小孔成像的原理吧,经过处理,凶手便是她!”屏幕里的照片一张张的播放,终于停在一张女人照片上。

当众人看清楚时,全场一阵哗然,“怎么可能是她啊?”“简直不敢相信,那天她哭的时候还把我给感动了呢。”……

只有徐严是铁青着脸,一句话不说,等待着下文。

“没错,她就是杀害许叔的凶手——许倩!!!今日一早,我已经把她逮捕归案,现在她就在门外候着。”

门打开,两名警察押着许倩进来,于洋转身对着许倩,“婶儿,认罪吗?”

“呵呵,我不认难道就会放过我?”许倩冷笑

“你还记得我当时问你许叔有什么反常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吗?好好回忆一下,许叔脖子上那么大一圈的淤青,你会看不到?非得等早上起床才看到,你那话的漏洞就是除非是你趁他在噩梦之际掐死他,然后假装看不到,早上假装发现然后报警,排除你的嫌疑。”

恐怖鬼故事www.xyese.com

许倩默然。

“为什么?老许对你不薄,他从来都没嫌弃你不能生育。”徐严站起身指责着许倩。

“哈哈,不薄,什么叫不薄,我有生育能力!跟他结婚这么多年,可他还是忘不掉那个女人,还有那个女人生的儿子,我终于有一天掐死了那个孩子,哈哈——就那次,他知道事情之后便一次机会都不给我了,他在我喝的水杯里放了避孕药!!!我一直在等,等他有一天接受我,有资格为他生儿育女,可是没机会了,这么多年的空等,早已集聚了满腔的怨气,就在那一夜他做噩梦叫着鬼,趁着这个噩梦,我杀了他。”许倩边哭边笑,爱之切,恨之深。

其实许一这案子还有个疑点,为什么许一在受到死亡威胁时没有挣扎,但已经不重要了,于洋知道那个噩梦是那个“人”要许叔死,碰巧碰上许倩的这事。散会后,正准备请石青吃饭时,有人送来一个信封,于洋拆开看了一下:于警官,你好,我是毛呢,我跟关易是同学,我刚开始不知道他是同性恋,所以跟他有过来往,后来的相处中他对我表白了,我接受不了,所以跟他断了联系,可那次他找到我家了,并且当着我父亲的面,说要我跟他交往,那次我父亲一激动便用棍子将他赶出了门。在他跳河自杀之前,他约我出来,想让我穿婚纱给他看,他告诉我是他杀了我的家人,所以我让他自杀算了,没想到他真的……

于洋看完后,呼了口气,推断的八九不离十,案子也算是破了,只是为毛呢的爹而感到可惜,为许叔不值,不想那么多,于洋搭着哥们的肩膀便去吃饭了。

深夜十二点,毛呢抽着烟,屋中阴风阵阵,一个白影站在毛呢的身前,烟味钻进了白影的鼻中,“你来啦。”

“我给你买的婚纱戒指我没找到。”那团白影坐在毛呢身旁

“你离我远一点好不好?我对你感到恐惧。”毛呢发狂的对着他怒吼

“你还是不能接受我吗?我对你那么好,我用死证明了对你的爱。”关易委屈的说。

“我求你了,放过我,你已经杀了我爸,我现在也无法为他老人家报仇,别让我在看见你。”毛呢哀求着

关易突然怒不可遏的冲向了毛呢的身,毛呢不由自主的从家里找出一把菜刀,从眉心开始下划,一直到下巴,一条血痕,就像拉链一样,只要轻轻一拉,就能把皮肤给脱下来,毛呢的双手扯着那条痕,左右拉扯,血不停的冒,染红了衣服和身体,很痛苦很痛苦,但他停不下手,缓慢的连着神经和血管落到了脖子处,停下手,把衣服都脱了,裸着身继续从脖子那拉扯,当整张皮都拉下来时,毛呢早已经断气,家里也是血流成河,身上没有一处好的,关易继续操纵着血人,在墙上写下一句话:他终于为我穿上了婚纱。而毛呢在旁边冷眼相待,当关易从血人里出来时,毛呢的怨气已经很大了,他是被活活痛死的

“你现在已经是厉鬼,你要报仇现在可以报了。”关易说着便消失了身影,全身血红的毛呢瞬间就追了过去。

于洋和石青吃饭喝酒出来时,迎面传来一股冷风,一红一白的身影在追赶,看不清楚,速度很快,两人没多想。

初次见面,请填写下信息吧:

相关灵异

长篇鬼故事之《神秘的鲁班书》

楔子2015年5月的某个周末的早上,我刚来到侦探社的办公室,黄凡那家伙的电话便打了进来,说有命案要我过去跟他看一看。命案发生的地点在市第一中学A栋女生宿舍楼三楼,根据宿舍管理阿姨的介绍,昨天晚上凌晨一...

鬼大爷鬼故事

鬼大爷鬼故事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热门故事
最新留言